Archive for the ‘市井’ Category.

04车厢

餐车的工作人员有四个。一个小伙儿,在工作间里头忙活,他干的是厨师的活儿,只是这里的厨师只需取出一盒饭,打开微波炉,加一下热,饭就好了。工作间的窗口坐着售货员,卖盒饭,也卖一些零食,不少人找她买方便面,很遗憾,动车不售方便面。她不到三十岁,后来从他们的聊天中知道她已经是一个妈妈。她坐在窗口后面,很低的板凳,露出一个头,梳着标准的工作发型,在脑后盘一个发髻。 Read more ...

捡废品的女人

跑步的时候,下起雨点,跑完,雨也没有下来,还是星星点点。在桥头压腿,做伸展,黑沉沉的云压着黑沉沉的水,云静峙在水的上头,水急切地起伏,似要赶在大雨之前逃走。 Read More »

老刘

老刘每天四点半起床,他老伴这个时候还在睡着,老刘瘦,老伴胖,心宽体胖,在她身上并没有发生老年人睡得少的现象,他老伴一觉睡到七八点,不像一般的老太太。 Read more ...

二十五年一碗面

杏子园是一家大名鼎鼎的小餐厅,只摆得下七八张桌子,有方桌,有大圆桌,大家都凑着一张桌子吃。好在都是来吃面的,吃刀削面。也有点了菜的,焦溜丸子,闷酥鱼,肘子,牛肉,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Read more ...

歌手

雨下起来了,等车的人站到过街天桥底下。天桥上,有人跑了起来,一个穿白裙子的,拿包儿遮头的姑娘,下天桥的时候崴了一脚。幸好鞋底不是太高。噼噼啪啪的雨点,看样来势不小。 Read more ...

克洛泽出现的早上

早晨五点钟,德国队与加纳队刚结束一场比赛。克洛泽在第六十八分钟上场,一分钟后摄像机把镜头对准他,奔跑,前空翻,勾拳。窗外天已透亮了。夜里下过雨,树和地还湿着,楼下的流浪猫在草坪里嗖嗖跑过。以往看完三点这场比赛,我会再睡一个小时,克洛泽的前空翻把我的困意打翻,不如出门去紫园吃豆腐脑牛肉包子。 Read more ...

黄牛的规矩

女神复出,听说网上一放出票五分钟内销售一空。本来我对买到票也不抱太大希望,想着到时候去剧院门口碰碰运气。 Read more ...

老吴家的女儿

早晨七八点钟,立交桥上乌泱泱,都是车。临路的居民楼,没一扇窗户开着。楼下有一个地铁站,车在这里从地下驶上地面,栅栏后有一辆车停站。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5 ...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