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市井’ Category.

出租车司机聊天指南

文/悍客.罗

在北京打车绝对是划算的事,倒不是说北京的出租车有多便宜,而是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遇到的将是一个多逗的司机——或者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司机是不是更逗。 Read More »

南大街的常客

最近常去南大街的魁特饭庄和挨着的海记烧饼铺。南大街的饭馆都是清真店。去魁特买羊肉片,买回来煮白菜。多数时候,觉得必须要去南大街一趟,还是海记的烧饼在勾魂。海记烧饼铺在两年前开张,开张伊始兼营羊杂汤,捧着刚出炉的麻酱烧饼,来一碗羊杂汤,舒坦、满足。可惜羊杂汤连带卖了没多久,只享受了一次,记得也是在冬天,店里还有蝈蝈叫,隔壁桌,一位哥们腰间系着一个蝈蝈暖瓶,对,这位哥们是个小伙子,这样的范儿,还能在南大街看到。 Read more ...

花假钱

某晚十一点,打车回通州,出租车司机在通州住,在地铁口扒活儿,顺路拉一个人回去,收车。走到一半,他提出暂停加油,介绍说这里便宜,加满能省15块钱,我没意见,加完油,他去交钱,车钥匙也不拔。回来我说,你这样粗心大意,现在这个时间,遇到什么人把你车开走怎么办。这位老哥说这得看人,这个时间,一个人过来,首先看他的衣着、走路样子,不保险的人不招呼,来打车就拒载。然后问去哪里,不安全的地方不去。等上了车,跟这个人聊天,三言两语就能了解这个人性格、工作,路上增加小心。出租车师傅,每天跟各种人打交道,看人有眼力,我请他讲讲如何快速识别坏人。夜半,辅路上车少畅通,一路聊,他说起来打出租车花假钱的: Read more ...

湖北烙饼

提到烙饼,这是山东人的擅长。吾乡郓城县人,在北京经营烙饼、馒头、切面铺的最多,西海子菜市场最大的一家切面铺,老板是郓城人,桥北胡同没有拆迁前,最大的一家馒头店,老板也是郓城人。我去买面,如果人多,我隔着挤在窗口前的众多顾客,伸长手臂举着钱,用家乡话高喊:“要一斤面条,五个馒头”。其他顾客瞪眼,不要瞪眼,俺有关系。有时候下班晚了,我也没力气高嗓门,切面铺将近关门,老板已经在吃晚饭,看我过来,从饭桌前起来,用家乡话打招呼“下班晚了?”我疲倦的应一声,也用家乡话说:“半斤面条”。这时候没有其他顾客的声音,我们用方言对话,此时的这家亮着灯的小店,好像开在家乡的小街。 Read more ...

西海子仲夏夜

三伏天比三九天更难熬。西海子湖中间的长廊是个消夏好去处。 Read more ...

Pages: 1 ... 22 23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