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市井’ Category.

南泉菜市场

作者:初照晨

张佳玮曾说,谁要是厌世,那就把他扔进菜市场呗。也是,那么旺的人间烟火准保他续上无限地气舍不得离开这个地球。

又是一个阴天,将雨未雨的样子。南泉菜市里的热闹自不必说,门口也常年零星散着些蔬菜瓜果生鲜摊子。黝黑高个那位话少,没生意就蹲着,低着头默默想心事。你问价,他就抬起头,一脸诚恳的看着你报个数,也不着急推销,十足的底气。你若要买个铁棍山药新鲜百合什么的,找他准没错,货好,价格也公道。 Read More »

乌鸦面馆

在已经消失的北旺村,住着许多像我一样外来的刚参加工作的年青人。每晚从公交车下来,我们像这个城市冬天的乌鸦,乌压压一群,朝着点亮了一盏盏白炽灯的街道移动。街上没有璀璨炫丽的灯火,在这里做买卖的是另一群乌鸦,落在哪里,就在哪里扯一根线拧一盏灯,入夜等着更大群的乌鸦,聚拢到他们的灯光下。 Read more ...

工地面

一直在寻找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十年前住城郊结合部的出租房,一个冬天,在村子的东街,我们这些“蚁族”每天早出晚归要走的一条街,在街边一个垃圾堆后面,开了一家面馆。晚上回去,来一碗热汤面,大海碗,捧着,把碗底都喝光了。 Read more ...

小店也秋深

​小区的烙饼店八点开门,窗户板支起来,该摆的摆到门外,这个时候还没人光顾,上班的着急上班,在家的先去逛菜市场,东西摆在门外,没人买也没人卖。 Read more ...

土豆、儿子和狗

从小区东门进来,最前头是个杂货摊,笤帚拖把塑料盆,清明卖黄纸,春节卖对联,没有店面,晚上就用一个帐篷盖在那里。挨着,一个水果摊,各种水果摆到了门外,蔫的可以贱卖,他家有店,一间白色的石棉瓦简易房。往前,一条路往北拐,路口有个烧烤车,烤鱿鱼烤茄子,一盏小灯架在车顶,每天下班时分,那盏暗淡的小灯下聚拢了许多下班的人。 Read more ...

温莎镇的生活

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递过来一张宣传单,我接过来,是一家商场的促销宣传,金黄的彩页,大红的飘带,活动期间购物满百,获赠“豪礼”。彩页上印着六件礼品,图片清晰度并不高,与实物比可能还有些颜色失真,比如那蓝色,看着灰蒙蒙的。但是,它们各自的名称显示出各自不凡的身份。 Read more ...

孟晓菲

孟晓菲站在路边,一手拎着两个包,一个她经常拿的驼色的皮包,一个网上商城的包装袋。腾出的另一只手,拿着一块蛋糕,用薄薄的塑料袋装着的,两块蛋糕或蛋挞之类的东西,敞开口,举在面前吃。 Read more ...

赶上一场大雨(千字)

很多年没在路上遇到这么大的雨。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