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故事’ Category.

忆吾师——张广湖

作者:梁山懒

吾师,张广湖者,梁山韩岗之张坊村人。学成,教于乡里,有令名。

初,其非吾师也,然乡里未有不知其名者。吾闻其名于其弟子,其有诗曰“启蒙童”之类也,多有不平。其教语文,作文不以常规,如令弟子作“民间故事”文,且有名篇传于校内。 Read More »

塘栖老吴

作者:pettyxia

老吴的家在塘栖水北街上。

外头看起来和邻居们的房子并没有什么不同,统一整修油漆过的栗色木门板,图省事只取下了几块,露出里面原有的小木门,能够进出就行了。望进去,还是普通的住家,没有开店。 Read More »

五仁月饼

我奶奶有一亩二分地,我爷爷吃公家粮,没有地。我奶奶那一亩二分地,在大渠北沿,狭长的一溜。她是个懒人,懒得打理庄稼,她那一亩二分地,先是让我家种,每季收了麦子玉米或大豆,打好给她。有时候,她觉得收获的太少,怀疑多收的被我家截留,她说要自己种。她应该是下过决心的,来年一定要多收几袋子,好让我家里看看她的地有多见粮食!播种并不费事,请人帮忙犁好地,播上种,就可以了。收获也不费事,收获的季节,都是互相帮忙的,她可以名正言顺,让她的儿子儿媳齐上阵,甚至叫来姑娘和姑爷,把她的粮食收回来。 Read more ...

看中医

前一阵子,经朋友介绍准备去一家中医诊所看病。朋友先把大夫的手机号码短信过来,我打过去被 告知须先预约挂号,挂事情时间为十二点半到八点半,九点钟开诊。我没整明白,追问:晚上看病?对方一怔:不是,是夜里十二点半开始挂号,挂到早上八点半。
“什么?你是说零点过后开始挂号?我没听错吧?”
“没错,一天五十号。过时不候。” Read more ...

呼机

(图片来自网络)

生在七零混在零零,谁还没用过个传呼机! Read More »

关于收音机的那些事儿

作者:勺子

看到博友阿理教授关于收音机的文章,这让我也想起一段在我的成长岁月里关于收音机的往事。收音机就像早几年的BP机一样,彼时是个很流行的物什,但是收音机的起源比BP机要早很多,现在收音机还被少数执着的人们使用着,但BP机在进化成手机之后就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 Read More »

那件旧蓑衣

作者:勺子

自从躲在楼上柜子后边的那件破蓑衣被抛特勒(丢弃之意)之后,我就好像是得到了解脱一样。父亲在观音山脚下这样对我说。 Read More »

算命事两则

作者:斗笠上的风铃

说到算命,不知道各位同学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或许有人会先想到车站、天桥下面的那些摆摊,给人看手相,算姻缘的;也有人会想到那些景区庙堂里里所谓的大师,投上百十元,求的一签,请大师解一解人生疑惑,算一算前途命运;也有人会说算命这玩意是“封建糟粕”,我们应该远离,但我们必须承认的一点是“算命”这个东西,这个所谓的“文化糟粕”,历经多次文化清洗运动却一直存在于我们的生活里。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5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