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故事’ Category.

仙娥奶奶

仙娥奶奶和我母亲岁数差不多,比我母亲还小几岁,叫她奶奶,是按照辈份叫的。但是我们又不是一个姓氏,她夫家姓肖,是我们村的外来姓,我家姓蒋,不知道这辈份是怎么排的,反正几辈人就这么排,像一个姓的。她家跟我家在一个胡同,中间错隔着一户,她家门朝西,我家门朝东,她和我母亲是谈得来的好朋友。 Read more ...

亮燈

文/莫道迟

孩童睡覺,大多愛亮著燈,尤其是獨睡一房的,不點燈便無法入睡。

我的童年並不具備獨睡的條件,讀書前尚與父母同臥一床,只是父親做的床極大、極寬敞。後來,父親遷居一板之隔的外室,睡“晚行朝拆”的炕床,被褥床鋪也搬進搬出,被我與母親嘲笑“像新娘子搬嫁妝”。

老西關的居住環境,大多如此。家家是苦中作樂,自得其趣。 Read More »

祭二爷

二爷爷,我爷的亲兄弟,享年84,跟我爷活了一样的年纪。 Read more ...

撞人事件

村东有高速路出口,上下高速的大车小车,出村进村的自行车电动车,在一个路面上走,没有护栏,也没有红绿灯。出村走路西,靠边走就行,回村要从路东横穿到路西。 Read more ...

月光岩

作者:秦威

很多做了充分准备的游客,去鼓浪屿旅游时,都知道有个地方一定要去,那就是月光岩。和日光岩相比,他完全没有名气,因为它只不过是笔山公园上几块岩石无意间累积起来的小堡而已。下面是滑溜溜的泥地和一条小步道,还有杂乱的藤蔓植物。 Read More »

秘密

文/panran

今天跟旧友聊天,回忆起来这么一件事儿。

大学的时候有个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有天喝多了,借着酒劲儿跟我讲了一个秘密。那个秘密,无非是情伤,现在想来确实没什么新奇,但当时却是震撼的不得了。好像18岁的我们,不应该经历过那么复杂、难以介怀、忧伤愁苦的爱。 Read More »

东西

阿公

作者:阿颖

阿公(客家方言爷爷)是当时农村罕见的不重男轻女的长辈。

我家地处粤东农村,在我出生的年代,家家户户以添丁为荣。一到正月十四十五,到处是缤纷的烟火,热闹的酒席,庆祝新生男丁。正因如此压力,我阿爸又是长子,我阿妈才相继生下五个女儿(其中一个还因为计生抓得严被迫送人),最终阿妈女权意识恢复,亦或是生怕了,所以我们才没等到期待中的弟弟。阿公是个节俭、顽固、极具小农意识的客家男人,小眼睛里经常闪烁着精明的眼神。他用几亩薄田外加纺织厂工人的身份养活一家大小,等三子两女成家立业后,他从纺织厂退休,把工人名额传给最小的儿子(我阿妈为此一直耿耿于怀)。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