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日常’ Category.

没多大饼事

作者:墨畈

开文说,那你把你要写的第一句念出来啊。

在这个东西开头之前,我确实想了很久的第一句。也在想,我疾步走回来这个私租房区的时候,我头上像冒热气那样冒出一个又一个的句子,跟着夜里出来的小吃摊,流动在街头。寻思着印象中的青马博客。那我今天的见闻,和那么多层叠的过往,可怎么办呢?是不是要先写下几点,然后慢慢铺开,跟知乎那样写个分割线呢? Read More »

吃相

作者:初照晨

话说有这么一位老太太,当她自己还是小媳妇的时候,家里吃穿不愁,想吃什么应季的食儿,买便是。到她自己做婆婆的时候,家里更富了,媳妇儿子也对她百依百顺。奇了,老太太总担心会随时断粮似的,吃起东西来那个狠准快。 Read More »

淫雨霏霏YY霏霏

雨从昨晚关灯睡觉时开始下,闷声雷打了一响,闪电闪了两下,雨稳稳当当的下起来,也没关窗户就睡了。很少能够一觉睡到天亮,半醒之间,雨声还是那么不急不慢,潲不进来,心里就安稳了,接着睡。睡得差不多了,还是被细碎的雨声吵醒,看看表,距设定的闹钟还有半小时,关掉闹钟,躺一会儿,想着一下雨路上不好走,早出门一会儿吧,起床,上厕所,刷牙,洗脸,还有剩的南瓜粥,热一热,吃两叶大饼。从阳台看路上,有行人不打伞,于是也不带伞。 Read more ...

克洛泽出现的早上

早晨五点钟,德国队与加纳队刚结束一场比赛。克洛泽在第六十八分钟上场,一分钟后摄像机把镜头对准他,奔跑,前空翻,勾拳。窗外天已透亮了。夜里下过雨,树和地还湿着,楼下的流浪猫在草坪里嗖嗖跑过。以往看完三点这场比赛,我会再睡一个小时,克洛泽的前空翻把我的困意打翻,不如出门去紫园吃豆腐脑牛肉包子。 Read more ...

有麦蚕的立夏

女朋友,对,我俩还没领证儿。她特别在意立夏这个节气,二十四个节气,立春、清明、秋分、冬至,她都不会提,只记住要过这一个。也没准儿是在手机日历上提前做了提醒。 Read more ...

包包子,蒸花卷

家里准备二弟的婚礼,都在忙。我们到家的时候,我娘抱着妹妹的小孩子,在街上站着,我爹买花去了,婚礼明天就要举办,院子里打扫净了,缺几盆花,他一会儿回来。厨房里,我妹妹站在案板后,正在捏包子,她说:“中午吃包子,快了,一会儿就包完。”案板很大,盛馅的盆也深,坐下来,胳膊够不着,况且她现在身体发胖,坐下也不得劲。她站在案板后,弯腰取馅儿,直起腰捏角儿。有角的包子,我们本地叫“角(jue)子”。我问:“啥馅的?”“猪肉粉条,馅儿也是我拌的,嘿嘿,你们等着吃吧。” Read more ...

盖屋顶记(下)

作者:舞雩

好了,说完赏心乐事,要完整地记录盖房子的过程,那些麻烦事还是绕不开。盖屋顶需要泥水工和木工通力合作,他们各有各的麻烦,我分头说他们吧。 Read More »

听评书的老头

冬天的正午,阳光照在小区绿地的东北角。这块绿地安装了老人玩的健身器材和孩子玩的滑梯。墙根下,隔两三米,一个个漆成黄色的条木连椅,一个椅子可坐三四个人。冬天的太阳走路快,它从两座楼之间,走到另一座楼前,一块阴影铺过来,坐在椅子上的人,往东边的椅子挪去。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