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土地村庄农民’ Category.

春天想起牛

楼群前的空地,有柳,拢着一团新绿,有玉兰,有些花瓣已经落了,有桃树,满树花蕾,还没开。我的几位同事,站在桃树前,围成一圈儿,抱臂,插兜,歪着头抽烟。他们想起牛。 Read more ...

后边的大爷爷

后边的大爷爷走了。后边是说他家在我家后边,隔着一条后街,我家在后街前第一家,他家在后街后第一家。大爷爷是按照辈份叫的,他和我爷爷一个辈份,比我爷爷小十多岁,有七十出头吧,就走了。正月十五回家,还和他说过话。 Read more ...

仙娥奶奶

仙娥奶奶和我母亲岁数差不多,比我母亲还小几岁,叫她奶奶,是按照辈份叫的。但是我们又不是一个姓氏,她夫家姓肖,是我们村的外来姓,我家姓蒋,不知道这辈份是怎么排的,反正几辈人就这么排,像一个姓的。她家跟我家在一个胡同,中间错隔着一户,她家门朝西,我家门朝东,她和我母亲是谈得来的好朋友。 Read more ...

作作有芒

09年的照片,从墙外搬运,2014芒种日重新发布三张 Read more ...

无事忙

有人捡了杨树上掉的毛毛虫 Read More »

锄地

作者:石广田

陶渊明隐居乡野,曾写诗描绘自己干农活儿的场景,“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通过这句诗,很多人都嘲笑陶渊明不会种地,把豆子种得稀稀拉拉不成样子。真正干过农活儿的人,可不会这么看。
Read More »

山外青山城外城

今年暑假晚了一个礼拜,等确切时间通知下来,沈阳直达太原的车票已经是8月4号了,本溪到北京的卧铺票最早也只有7月29号,思量半晌,决定先去北京待两天,顺便完成骑车刷四环的夙愿,然后中转回太原,只是没想到,这趟旅途仍然要到8月4号才算完事。 Read more ...

陈细婶

作者:sketering

妈妈从北京回老家后,一个人在家,很孤单,经常想念都在外面的我们。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经常和妈妈通电话,电话里零碎的得知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家里的邻居和亲戚中,有好几位相对年长的长辈相继离开人世。在这个冬天还没真正开始的季节里,他们相继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也许那边没有寒冷和病疼吧。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