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民族文化’ Category.

即将“消失”的穿青族

 一部由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拍摄的《贵州少数民族》的记录片中针对贵州的少数民族们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这群生活在缓刑中的人们,最终会尝到现实的滋味”。 Read more ...

焚烧汉服的爱国青年

成都烧汉服
上图来自百度贴吧

Read More »

木梭在卡瓦格博的音乐故事(上)

民歌笔记第二十二期
Read more ...

布依民歌 妹家住在山里湾

一年一度四月八 我们在贵阳等你

农历四月八–布依族的牛王节

濒临绝迹的古老工艺 贵州惠水布依枫香染

模拟山的房子

住在家屋里的人,通过屋子正中的中柱、房顶的经幡、山间插着经幡的嘛呢堆、烧香台与神山建立联系,而神山则是人同大宇宙相联系的媒介,它是沟通大千世界和人的小世界的“天地之轴”。

作者:郭净(“云之南”记录影像展组织者)
本篇为“雪山之书十二章(1)”系列文章请点击阅读
——————————————————————–

我们坐在脱缰野马般的“发展”快车上,时而为超常的速度而兴奋,时而急切地巴望有个站台下去喘口气。“家”到哪里去了?所有楼盘都打着“家园”的幌子,可没有一座大山立在我们房子背后,没有一个果园让我们栽种自己喜欢的花果。和我们打交道的鸟兽,不是关在笼子里就是拴在链子上,它们的主人则被关在五栋B座,要按三个紧防别人偷窥的密码才能进门。我们上街走一天,鞋子上只有灰尘没有泥土。我们的十指除了打键盘以外,大部分手工活都由民工代劳,可教科书上还说手的解放让猿进化成人。我们向往的世外桃缘,已经被转换成了旅游攻略图中的一个个据点。我们还以此为自豪,想把水泥路铺到乡下,把纯净水卖给农民,把旧衣服捐给贫困的山区儿童,教放牛的孩子如何爱护小动物,让村里人隔着电视屏幕欣赏自然风光。

看见雪山的时候,我才对家园这个词有了触感。那卡瓦格博高与天齐,他下面的村庄小如蚁蝼。但在当地人的眼里,他不只是猛厉的众山统领,更是人们的衣食父母。他的发威,是父母对儿女的错误加以训诫罢了。他在前山提供了森林和花果,在后山埋藏了矿物和宝藏。藏族人依偎在偌大的宇宙中,他们的房子和家,就是山的一个部分。

2007年5月访问嘉碧村,村里木匠协会的负责人立青平措带我们看他的家。那是一座典型的藏式土掌房,房子分作三层,一层传统上是关牲畜的地方,里面垫着从山上砍来的枝叶,和牛粪混合后变成肥料。

从一层的木楼梯上去,就到了二层(巴度),现在许多新建的民居,都把上二层的楼梯改到房子外面,不再经过牛圈。二层是家里人住的地方,用木墙壁分隔为几间。其中最大的一间叫“结玛”,意思是母屋,它混合了客厅和厨房及餐厅的功能。这间屋子铺着木地板,中央立着一根粗大的“中柱”(bar ka,巴噶),靠窗户的柱头上刻着太阳,代表男人,靠里面的柱头上刻着月亮,代表女人。有些家庭还分别树着男柱和女柱。正对着中柱的橱柜占了一面墙壁,正中为神龛,其主体为供奉灶神的“托拉”(thab lha),来源于老式的灶台,中间有个长方形的洞,是给猫睡觉的地方。猫在藏民的眼里带着神秘的色彩,据说猫种是从印度来的,雪山上有个洞通到印度。猫打呼噜,就是在念经。托拉的上方供着佛像、香炉、净水,托拉的下面就是火塘和支大锅的铁三角。火塘的正上方,有一个竖的风道直通屋顶,把烟子排出去。

xueshanfangzi1.jpg
灶台(灶神)示意图

三层一般是夯土的平顶,三分之一的地方盖一排屋子,其中最重要的是佛堂。房顶一定要安置一个烧香台,插一根经幡。

但如今盖一座房子是很麻烦的事。有位社长告诉我:只要占用土地,包括旧的宅基地,都要村政府批。手续一式四份,一份留本人,三份分别交县土地局、乡政府、村公所。宅基地不能占基本农田,首先要家长会通过,再到村公所批准。外地人没有本地户口的批不到地皮,除非交地基占用费。本村人批地要交管理费,每平方米一毛钱,土地占用费两毛。他还给我算了一笔账:盖一座三层楼300平方米的传统民居,需要45根柱子,砍木头在本村的社有林,1983年“两山划分”,大部分山林的经营权都归了个人,由集体统一管理。起房子冲墙村里人会来帮忙,一般是以工换工,这次你帮了别人,以后你家盖房子别人也会来帮忙。木工的活计就得付工钱。全部搞下来,要2万元左右。

这样一座土掌房,是德钦藏族村民辛劳一辈子所追求的目标。当地的俗话说;“汉族有钱买古董,藏族有钱盖房子”。不仅因为房子可以遮风避雨,也不仅因为它可以显示一户人家的财富。房子还被看作一个庇护人的空间,可以把广阔世界的神灵与微小的家户连接起来。

2007年5月27日,我们到红坡村观看村民的弦子比赛,7社女子队结尾的“吉祥辞”这样唱道: Read More »

Pages: 1 ... 2 3 4 5 6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