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地方风俗’ Category.

祭船神

作者:周春军

城有城隍,山有山神,地有土佬,海有龙王,船上也是有船神的。可船神究竟是什么样的神明,谁也不知道,但运船的人都很敬畏这个神灵。虽然船在河里走难免会出事,但船家坚信只要敬重船神,船上人一家性命、一年的财运就会得到船神的庇佑。所以每年的除夕船家都要祭船神。 Read More »

排船

作者:周春军

家乡有河,河上自然也就有很多的船了,早年什么渔船、渡船、帆船、机船、轮船、客班船、抽水机船应有尽有。

我家就运过船。先是帆船,后来与许多船家结成轮船队。我就是在船上出生的,所以我对船有浓厚的感情,尤其对帆船印象非常深刻。 Read More »

靖江端午习俗

作者:徐云雁

五月五,是端阳,门插艾,香满堂。

靖江有句俗语:人有三节,鬼有三节。其中的人节便是春节、端午节和中秋节,可见端午节在靖江生活中的重要性。每年的五月初,靖江的大街小巷,阡陌乡间, 家家户户门前都插着艾叶和菖蒲,这样的习俗一直流传至今。当风吹麦浪后,空气中开始裹夹着粽香味,端午节迎面而来。 Read More »

田螺记

作者:闲散否

田螺,在我们这里又称螺螺。究其形态,与蜗牛相似,只是一个在陆上行走,一个在水中漫步。田螺这种软体小动物,在我们当地生产颇丰,无论是边野深沟,还是在溪流大湖,都会留有其“滑”过的痕迹。 Read More »

泥鳅

作者:黄三畅

我家乡一带农村的男人,可能没有未捉过泥鳅的,有些人七八岁就是徒手捉泥鳅的好手了。徒手捉泥鳅是这样做的。在未插秧或已插了秧的水田边慢慢走,眼睛搜索着目力所及的泥面,发现了一个指头大小的洞眼,就走过去,伸出食指,缓缓往洞眼里探寻,随着食指的深入,拇指也跟着进入。待食指尖触着泥鳅时,迅即往一边偏,然后一勾,拇指也紧密配合,和食指形成一个夹子,就把泥鳅夹出来了。那倒霉鬼可能会“吱呀”叫一声,意思是“倒霉”。我们隔壁村有一个姓龙的汉子,这种技术已臻炉火纯青。 Read More »

立夏

以前我不认为立夏也是个节,只把立夏看作一个节气,这一天,我们那,不称体重,也不吃什么一定要吃的东西。我只知道立了夏,快收麦子了,快有甜瓜可以吃了。 Read more ...

老箱子老柜子

作者:不语

几乎家家的东屋西北角都立着一个老箱子和一个老柜子,老柜子在下,老箱子在上。老柜子卧合在柜机上,柜机是一个简单的木架子。老箱子和老柜子没有明显地区别,柜子看起来面积大一些,箱子小巧一些,柜子两头各有一个铜环,便于柜子的活动。柜子、箱子多数是楸木制作的,很有分量。 Read More »

簸箕和箢子


(配图来自网络搜索)

作者:不语

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夕阳顽皮地爬上母亲的肩头,风在母亲耳边呓语,她的花布衫子隐约可见她细白的皮肤,衫子外的皮肤却是粗黑粗黑的。母亲的头发结一个大缵,黑色的网子像一个安静的蜘蛛网,被粘住的是她日渐发白的发丝还有日渐苍老的岁月。母亲半蹲在院子的中央,手中的簸萁来回颠着,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5 ...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