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地方风俗’ Category.

风俗故事

不清不白糯米饭

作者:莫道迟

饮食饮食,饮饮食食,还是要以食为根本,哪怕是以老火汤足以独步神州的广州人,能以一碗靓汤疗尽人生之苦,也不敢说凭汤可度苦海。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南方人,要说饮食,思来想去,终究还是解颐一笑,回到清清白白的一碗米饭上来。 Read More »

石磨

作者:落子

在南方我的故乡,冬至亦是比较特别的日子。

故乡的冬至,免不了的一种美味便是汤圆。 Read More »

诸神的十五

二月二,村里的秧歌队,要到市里的演武厅,参加全市新农村秧歌大赛。演武厅是当年全运会武术比赛的分会场,在这举行活动象征着一种规格。秧歌队的成员,有几位是六十多岁的大娘,一辈子跟泥土打交道,别说没去过演武厅,甚至听人说了,还学不会咋叫这名字,她们说“二月二,去鸳鸯厅比晒”。 Read more ...

家宴

作者:王胖子

旧时家里有个大事,例如建房,又如结婚,再如生日,大凡需要举办个合家欢聚之类的盛大家庭外事活动,都是在家中置办宴席的——一件隆重而体面的家庭大事若是没有一个隆重而体面的家宴应该是不完整的家庭外事活动,家庭如此,国家亦如此,我们看周总理宴请尼克松的那份隆重而体面便可知我所言不谬。而民以食为天,春节这样的好日子若是没有一场热闹闹的家宴该是多么令人失望的春节啊。所以,家宴按时按令地一直持续,而我的父亲共有兄弟姐妹六个,除了春节例行的合家会餐之外,我们小兄弟姐妹们十岁生日与考上大学等等大事,也都是在家里置办酒席的。 Read More »

故乡的小食光——四季早饭

三原县

无来无去,空山寂寂

汽车行驶在关中平原上,路过渭河、泾河、灞河,以及那些存在于过去,如今只是一个个死去的名字的河流。枯竭的河床在大地上苟延残喘,似乎为了最后的尊严而活着。下午的太阳有些热烈,炙烤着一望无际的田野。有风追逐着尘土,或者尘土追逐着风。 Read More »

广渠门

作者:pettyxia

广渠门、广渠门外大街、广渠门内大街、广渠路这是一个系列。当然,为首的广渠门早已不复存在。

界线没了,但是内、外还是有别的。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