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地方风俗’ Category.

炸知了的味道

“谁知道哪个地方有知了可摸?”临下班,群里弹出这么一句。

“晚上从土里爬出来的。”怕大家误以为树上叫的知了,又补充一句。 Read More »

一场婚宴

作者:一则

已经是腊月二十,冬日的太阳温暖地照在闽东的这个小村里,年味仍稍显不足。外出打工做生意的人们还未归来,村里静悄悄的,除了午后驶过街上的中巴车和不时从各家牲口棚中传出的几声鸡叫。一切都静得仿佛能让人置身喧嚣之外。在小街深处,一场婚宴即将在这个小山村里举行。 Read More »

“再见绍兴”——绍兴城记

作者:张玄

  

府山早市,2015年3月11日

“要了解一个城市,比较方便的途径不外乎打听那里的人怎么生活,怎么相爱,又怎么死去。”

用加缪的话来作为描述绍兴文章的开头,无非只是因为我不知道对这个城市的描述要从何处说起。 Read More »

腊会,除夕夜的古老诗意

作者:知月

除夕夜看春晚,现在差不多是家家户户必备的“节目”,然而上世纪80年代,正定县城一带的村子里,除夕夜除了吃饺子看春晚,还有一个更让大家期待的娱乐项目——腊会。 Read More »

拜七姐

作者:莫道迟

在今日,说“七夕”是一个节日,也已经稍显别扭了。“七夕”已多少年不再作为一个“节日”出现在人们的眼里、心里了。 Read More »

鸡蛋粉皮儿,鸭蛋咸鱼儿

现在正是麦季,今年我家没种一棵麦子。这对我们这个农民家庭来说,可能是几辈子一来的头一遭。原因有二,一,去年秋天我们当地干旱,收罢秋,一直不能下犁,二,我家旁边的地种了树苗,影响到我家的地,种粮食也收不好。霜降过了,不能再等了,大家想办法浇了地,我家没浇,想着开春种棉花。 Read more ...

事酒

作者:朱子风

事酒之名,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听到过了。学龄之前我一直在外祖父母家中生活,外祖父是长安县滦镇人,外祖母娘家则是在相距不远的东大。那时候每到逢年过节就会和他们一起回乡下老家去。在长安县并入西安成为长安区之前,从西安城区到长安乡镇的交通远不如现在方便,我还记得当时要先乘车到西安的黄雁村,然后再转乘开往滦镇鸭池口的长途中巴才能到外祖父老家所在的内苑村。 Read More »

犁田

 

(枕巾绣片)

犁田

文/黄三畅

是农历二月天,汉子在犁田,在驶着一条水牯犁田。

汉子犁的是一丘红花草籽田,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