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方言’ Category.

南人学北腔

作者:pettyxia

以前,总部的领导到杭州来检查工作时,我总是被他们亲切的语气所感动。不管是什么状况下,哪怕事实上双方已经有一些不快了,人家都用敬语“您”,听着这么客气、彬彬有礼。还有,每次要问起什么情况,都说:“咱们公司……”多么有亲近感哇,就跟一家人似的! Read More »

曲措这个人

作者:梅朵卓玛

曲措是沈姑娘的朋友,我和沈姑娘一起去马尼干戈她的家,于是也就变成了我的朋友。沈姑娘说她特别喜欢曲措,我很快发现这是没办法的事,你没办法不特别喜欢她。 Read More »

一宗杀人案告破后的群众评论

前几天,家那边下了大雨,我打开本地论坛,想看看有没有人贴下雨的照片,雨下得怎样。有一个置顶的帖子,某商场肯德基店杀人案告破,在肯德基也会发生杀人这种事?点进去看。帖子是本地电视台的新闻视频,警方讲述破案过程,播出了当时的监控录像。各部门各级领导极为重视,案件迅速告破。 Read more ...

鲁西南的一天:横横黑喽

鲁西南的这一天,我跳过“傍黑”,来到“横横黑喽”。喝罢汤,多好的月明地儿!“东边儿的(lai)孩儿,西边儿的孩儿,喝罢汤,都来玩儿。” Read more ...

万荣方言之那些不招人待见的人

动了整理万荣方言的念头后,慢慢的记起了一些即将遗忘的说法,大部分都是我听来却没有说过的。想来想去,先招来一堆不好听的。 Read more ...

【电台】朱中庆讲四川民歌(三):《螃蟹歌》

民歌笔记第五十四期

10: 16 自贡抬工号子示范
10: 55 仁寿县抬工号子片段# Read More »

【电台】南城的二哥(下)

民歌笔记第五十二期

0: 00 相声片段
1: 45 小电驴
6: 19 老熟人儿# Read More »

村里新声

梆,梆,梆。梆,梆,梆。缓慢,压着,又清亮打远的枣木梆子声,在屋后敲响,怕扰到还没起的人,一声吆喝也没有。这是胡庄磨香油的来了,除了他,没别人,等他不干了,才有另一个磨香油的来替代,来填补市场空白。这梆子声,一点也不闹人,像打更,睡中的人听到,翻个身,反而睡得更沉。香油瓶空了,要买的人,走进里屋,解开装芝麻的口袋,舀半升,一手端上,拿上空油瓶,走出门去。那卖香油的人,好像知道他来,正在他家屋后头等着。有时行动慢了,梆子声渐远,喊一声“卖香油嘞,别走嘞”,屋里正在做梦的,这才睁眼醒了。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