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地方美食’ Category.

忆太和小吃

作者:湄若非

我老家太和,皖北小城,有民一百八十余万,据传历史悠久,始于春秋鹿上。小吃众多,奇怪的是,自从02年离家以来,大大小小的城市去过不少,想的念的还是他乡遍寻不到的家乡小吃。 Read More »

鸡蛋粉皮儿,鸭蛋咸鱼儿

现在正是麦季,今年我家没种一棵麦子。这对我们这个农民家庭来说,可能是几辈子一来的头一遭。原因有二,一,去年秋天我们当地干旱,收罢秋,一直不能下犁,二,我家旁边的地种了树苗,影响到我家的地,种粮食也收不好。霜降过了,不能再等了,大家想办法浇了地,我家没浇,想着开春种棉花。 Read more ...

事酒

作者:朱子风

事酒之名,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听到过了。学龄之前我一直在外祖父母家中生活,外祖父是长安县滦镇人,外祖母娘家则是在相距不远的东大。那时候每到逢年过节就会和他们一起回乡下老家去。在长安县并入西安成为长安区之前,从西安城区到长安乡镇的交通远不如现在方便,我还记得当时要先乘车到西安的黄雁村,然后再转乘开往滦镇鸭池口的长途中巴才能到外祖父老家所在的内苑村。 Read More »

无事忙

有人捡了杨树上掉的毛毛虫 Read More »

咸鱼“饭仔”与白粥

作者:莫道迟

前天看到“妈妈粥”一词,再看看文章下方的作者近照,络腮胡一大把的大叔一名,不禁莞尔。

作者并没有写明什么是“妈妈粥”,想来也不可能说得清楚。即使条分缕析地道来,观者可能觉得也不过如此。这“妈妈粥”的精粹,不在粥,而在妈妈。

看完之后,我也在记忆里尽力搜刮着“妈妈粥”的身影,竟一无所获,不由得有点垂头丧气。但是,却有另一种相近的食物悄悄爬上心头。 Read More »

不清不白糯米饭

作者:莫道迟

饮食饮食,饮饮食食,还是要以食为根本,哪怕是以老火汤足以独步神州的广州人,能以一碗靓汤疗尽人生之苦,也不敢说凭汤可度苦海。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南方人,要说饮食,思来想去,终究还是解颐一笑,回到清清白白的一碗米饭上来。 Read More »

豆腐

作者:王胖子

闲来读一闲书,自然是说吃食的,我一向喜欢读有关食物的书当作休息。偶见一文是说豆腐的,作者从豆腐的清白与无味一路扯开去,直扯到他自己是如何的青菜豆腐整日介吃着——从那起始几节文字,我早知道他会在后面不无夸耀地表白他是如何的心安,又是如何的君子之得。掩卷轻叹——文人果然如此,寒凉之相自是不待言表,便是食块豆腐,也得让世人尽知其清雅非凡。 Read More »

故乡的小食光——四季早饭

Pages: 1 2 3 4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