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书



鸳鸯

1.很早年前,我还算是林清玄的信徒的年代,看到他书里提到过一句话:鸳鸯鸳鸯,就是又怨又央的一对。 Read more ...

腌橘皮

吃饭的时候,拧开那罐腌橘皮,挑了些放碟子里,家的味道就飘了出来。
腌橘皮,似乎是我们家乡独有的。整个地区也只有家乡的红桔皮可以腌制入菜。红桔宋朝起便是贡橘了,号称九月黄,又称大红袍。颜色橘红自然是不消说,上品应该有18瓣,号称龙珠,记得小时候父亲遇到这种总是要留给我和弟弟吃。然而后来就渐渐衰退了,或许是因为有橘核的缘故,敌不过新潮的无核品种。在我读初中时,温州蜜橘就已经开始覆盖橘乡所在地,连我家院子里,16棵橘子树也只有一半是红桔种,这还是因为父亲坚持的缘故。而如今院落里橘子树砍伤殆尽,只有一棵红桔树孤零零的站在院落中央,不知道它是不是会分外寂寞。 Read more ...

按摩

头痛脖子紧的时候,会打个电话过去,做按摩。

走20多分钟,到一个盲人按摩所在。敲敲门,除了收银员是个明眼人之外,按摩师傅们大都是视力出了问题的。比如给我经常按摩的D师傅,他就是青年时期突然得了青光眼,在农村,看不见了是件大事情。家里一合计,去学门手艺吧,于是就去上学了,出来也就被招聘到给这个老板打工,一做就是经年。 Read More »

过年回家

十 我拖行李出来的时候大喘气。

已经没有了搬运工。我背着一个背囊,拖着一个行李箱,原本很潇洒,可是若加上一个L V形状的蛇皮袋,陡然就变的异常困顿了。我至今没有办法想明白为啥他们坚持不开向下的电梯,非要我手提肩抗的。
所以我后来加了40块让人立刻给我找来出租车。出站的瞬间,我抬头看了下屏幕,三弟的车子果然晚点半个小时,我估计是等不上他了,只好先行一步赶回去,为了在家多呆一天,付出的代价不小。帮我搬东西的大爷乐了说,你看你这得有七八十斤吧,都是腊肉?谁那么狠啊?
回到家洗头洗澡,打开箱子,我呆住了, 老爹还是将那罐剁椒给塞进了我的箱子。
一溜排开:一罐陈皮和剁椒(四姑做的)、一提酸辣萝卜(二姑做的)、一罐腌橙(姆妈做的)、还有一大罐腌姜、一大罐腐乳以及十斤茶油。 Read More »

食中汤

海带排骨汤
这是家中最常见的汤类。姆妈经常要去集市上买来海带,重新洗刷干净后晾晒干净后切块,或切丝。然后用干净的塑料袋包装起来。以后要做的时候就容易了,只需要抓出一点干海带来,然后与排骨同炖,出锅时候放少许盐便好了。现在想起来,对姆妈的智慧佩服到十分。时间成本被节约到了最小。 Read More »

少年之打架记

我的打架记录到高一达到最高顶峰。我跟英语老师干了一架。

新来的英语老师,是那场运动中被筛选下来的,他做为一个本科高材生,居然沦落到了我们县城中学教书,这在当年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Read More »

煌上煌酱鸭

终于写到了这个我少年时候的心头好。
江西煌上煌的酱鸭,上次出了一次苏丹红危机,认识的一个朋友评论说,他们的公关意识不好,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而对于我这种多年的吃客来说,苏丹红是个遥远的认识,即使知道,也只能轻叹一声。 Read more ...

做媒记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人给我写信,请我帮他介绍个大三阳或者小三阳的姑娘做女友。我当时十分好奇,他解释自己是个大三阳患者,做了各种治疗后一直还是有病毒在复制的。为了防止传染家人,他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外面,从来不敢跟人吃饭,生怕传染家人,甚至于在择偶上,也拒绝了很多人的相亲介绍。 Read more ...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