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羌之后



亟待抢救保护的羌族戏剧文化遗产

文/李祥林 Read more ...

全国主要羌族聚居县的比较分析

  今年“5.12”汶川发生8.0级特大地震,地震波及面之宽、人员伤亡之大、造成损毁场面之惨烈实属罕见,全国主要的羌族聚居县均属极重灾区或重灾区。茂县作为10个极重灾区之一,现在已经进入灾后重建阶段,对茂县灾后重建如何定位,需要相关的评价资料。现根据有关统计数据,对主要羌族聚居县的情况做一比较以供决策时参考。 Read more ...

汶川重建向何处?一个两难命题的考量【原创】

“就地重建的大方向已经确立。”
目前,关于汶川重建之去向问题随着当地政府部门的表态似乎已经尘埃落定。回想数日前,由尹、张二人就汶川重建选址问题辩论所引发的媒体“舌战”,其影响力早已波及到了汶川灾区当地。我曾从那里打来的电话中得知,因为不满张的“歪理言论”,汶川当地的数百名群众情绪激动,曾自发组织在一起准备去成都向张讨个说法,不过在半道上被政府官员劝了回去。
网上曾有个调查,说包括羌族人大代表在内的汶川当地九成民众希望异地重建。的确,虽说地震爆发会有一个周期,在未来一长段时间内汶川应该不会有再次爆发强震的可能性,但是那个专家又能保证在未来二三十年内不会再次出现大地震。
毕竟,在自然灾害面前,人,有时显得是那样无能为力!
我想,汶川民众的出发点是自身的生命安全,毕竟,生命是最宝贵的。况且,在这次地震后,汶川县城内绝大部分房屋已成危房,只剩下十多处理论上可用的房屋,但由于被危房包围,也并不安全。同时,县城内极少数可避免次生灾害影响的土地上也遍布危房,短时间内无法拆除,汶川很有可能重回孤岛!
但是,若从一个文化传承的角度去看,汶川历史上便是羌民族的聚居地,在这里除了保留着诸如羌碉、羌寨等羌族文化遗产外,也保持着这个民族从他们祖先那里沿袭下来的风俗习惯。而这些得以存在和发展的一重要前提便是那里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如果异地搬迁,羌族民众走下山不再从事牧羊等传统生产活动而转向其他职业;如果异地搬迁,羌族民众走下山今后还会有条件举行我们的传统盛典——“祭山大典”、转山会吗?如果这些传统风俗习惯都消失了,那么我们这个民族……
但是,如果不异地重建,今后在此再次发生大地震,就像“5-12”强震一样,包括羌族老释比在内的羌族文化传承人不幸遇难,羌族人口因为地震而消逝了十分之一!!!人都没有了,又怎么再去谈一个民族的发展,去谈这个民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毕竟,人是构成这个民族的根本主体。要去保护一个民族文化,最终还是应去保护这个民族的生命。
所以,对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长时间,却始终没有得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在我和北京的羌族专家、学者们交流过程中,发现他们考虑的更多是这个民族文化的传承保护,但同时也存在着上述这个两难境地。
汶川何去何从???我想,汶川就地重建只是这场争论的终结,但却是另一场争论的开始…… Read more ...

羌族非物质文化抢救也需要媒体良好的职业操守

【希望部分媒体铭记自己的职业道德如实报道汶川大地震对羌文化遗产的损毁情况】 Read more ...

【云上】羌族服饰风情录

羌族服饰

羌族服饰

羌族头帕

羌族头帕

(图片引用自http://victoria.linguistlist.org/~lapolla/qiang/qiangmain.html)
(文章综合来源:西羌第一博http://hi.baidu.com/%CE%F7%C7%BC%D6%AE%BA%F3/blog/)

【一】服饰概况

羌族的传统服饰为男女皆穿麻布长衫、羊皮坎肩,包头帕,束腰带,裹绑腿。羊皮坎肩两面穿用,睛天毛朝内,雨天毛向外,防寒遮雨。男子长衫过膝,梳辫包帕,腰带和绑腿多用麻布或羊毛织成,一般穿草鞋、布鞋或牛皮靴。喜欢在腰带上佩挂嵌着珊瑚的火镰和刀。女子衫长及踝,领镶梅花形银饰,襟边、袖口、领边等处都绣有花边,腰束绣花围裙与飘带,腰带上也绣着花纹图案。妇女包帕有一定的讲究,姑娘梳辫盘头,包绣花头帕。已婚妇女梳髻,再包绣花头帕。脚穿云云鞋。喜欢佩戴银簪、耳环、耳坠、领花、银牌、手镯、戒指等饰物。羌族妇女挑花刺绣久负盛名。

族的服饰较为朴素而华丽,男人喜着青色或白色头帕,穿自制的麻布长衫,外套一件无袖子的羊皮褂子,这种褂子可用来防寒、挡雨、垫坐。脚穿有鼻的“云云鞋”,鞋子绣有云彩图案及波纹,鞋尖微翘,还穿皮鞋、布鞋脚上裹牛、羊毛制的毡子绑腿,绑腿有保温和护腿的作用,年轻女子还在绑腿上缠红脚带子,男女皆束腰带。羌族妇女亦喜缠青色或白色的头帕,青年妇女常包绣有各色图案的头帕或用瓦状的青布叠顶在头上,用两根发辫盘绕作鬓;一般冬季包四方头巾,上绣各色图案,春秋季包绣花头帕,穿有花边的衣衫,衣领及袖口上镶排梅花形银饰,腰系绣花头帕,系有花边的绣花飘带;喜戴银牌、领花、耳环、圈子和和戒指等饰物,富有人家还在戒指上镶嵌玛瑙、玉石及珊瑚,有的胸前带椭圆形的“色吴”,上用银丝编织的珊瑚珠,用来祈求佑福增寿。

在靠实近汉区和城镇附近的羌族人民,受汉族服饰影响,多着汉装,节假日才穿本民族服饰。

【二】基本类型

 羌民族服饰,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类为传统型。这是羌族最古老、最普遍、最有特色的服饰。此类服饰各地均有分布。二类为变异型。主要分布在民族杂居地区,如藏羌、汉羌杂居地,服饰上相互影响较大,互相借用较多。三类则是受外民族影响颇深之地,这在经济较发达、交通较方便的沿公路、河坝地区最为明显,服装完全汉装化。下面着重谈一、二类型服饰的特征。

  1、传统型服饰

  总的说来各地大同小异。

  头部:男子包青色或白色头帕;女子头部的装饰性较强,大部分仍以头部缠数尺长的黑布或白布头帕为主,仅有大小、包法不一的差别。较特别者,如理县木卡乡、茂县赤不苏区的白溪、曲谷一带,盛行“一匹瓦”头帕。这部分羌民被称为“搭帕子的人”,女子喜欢头顶叠瓦片状的青布,有的绣有花纹,以两辫或发线(线编数尺长的假独辫)缠压固定,并用银牌、环扣点缀于发辫上。茂县的三龙乡妇女则随季节的不同而着装各异:冬季包绣有各种图案的四方头巾,春秋季包绣花头帕。该县黑虎乡妇女头饰尤为特殊,平常以白布帕包头,帕头在脑后呈自然下垂状,还有两帕头高高立于脑后,似“吊孝”状(又称“万年孝”)。这与当地的一则传说有关。相传古时,黑虎寨一带的羌民遭受外族侵略,首领黑虎将军(羌名格鲁丛保)以其勇敢和机智带领众乡亲打退了敌人,自己却身负重伤壮烈牺牲。为了悼念这位伟大的民族英雄,这一带的羌民无论男女老少从此一律包白帕,穿白衣,着白鞋,直至今日,黑虎乡羌民还保留了妇女的白色头帕和年轻姑娘的白布鞋,只在节庆之时,她们才戴彩色绣花头帕。汶川县雁门乡和理县蒲溪乡则流行另一种头帕,用黑色头帕包头,头帕前端露出一小块白色布块,人称“喜鹊头帕”。

  身部:过去男女都穿自制的土布或麻布长衫,现多以棉布制作,形似旗袍,右衽,男衣长过膝,女衫曳至脚背,外着山羊皮褂;也有着“坎肩”(又称“对门襟”)或以羊毛线织成的“毪领褂子”。衣领、袖口,对襟有扎花,尤在斜襟部嵌有一至三指宽的花纹,称为“大襟花牌子”。皆手工细作,纹式多样而色泽艳丽,以黄、红、绿为主,长衫的色彩单一,多为蓝色、黑色。领上有的镶有一排小颗的梅花状的图案银饰。

  腰部:系围腰和飘带。围腰中部有围兜,可以放小什物,其外表皆为彩绣。可以说,围腰是羌民族手工工艺的集中体现,是羌族妇女心灵手巧的智慧结晶。其图案复杂纷呈,花草植物图案,几何图案和变形图案交叉并用,虚实结合,色彩亮丽,一派喜庆和春天大自然的气息,再在四周配以一些单薄素色的挑花、刺绣,使围腰上的图案错落有致,引人注目。飘带上绣的花朵,亦重在两头。此飘带因带头形似马耳,俗称马耳朵飘带。还有的喜用黑、白、红一色的带子。一般来说,羌族中老年人常用单色调素净的围腰、腰带,年轻妇女才用花围腰、彩腰带以衬其美丽。

  腿部:男女皆裹绑腿,以麻布或毯子缠绕。现主要在高山峻岭的羌寨和一些年老长辈中流行。绑腿不仅有防寒、防荆棘的作用,也是男女腿部健美的标志。在一些地方,腿部有的包红色“裹脚”,特别是羌族姑娘们,常去县城“下街”,人们因此而戏称“红脚杆松鸡下山了”。

  鞋类:以自制的“云云鞋”最有特色。其形似小船,鞋尖微翘,面上绣有云纹图案。未婚男子和姑娘穿绣花彩鞋,以蓝、红、黑、绿为底色,彩色花卉为图案;中老年人则穿素色圆口布鞋,这类布鞋的鞋底极为厚实,以麻线缝制,有的夹有胶底,既耐穿,又防走山路打滑,穿着舒适,湿了也便于烘干。在老人去世时,亦要穿特制的云云鞋,其制作分外精细,鞋底以白厚布纳成,上有彩色细纹样,鞋面多以黑布为底,略有彩花。

  2、变异型服饰

  受藏族影响较深的羌族地区,穿似藏装的大领长袖、长袍的衣衫,束一色腰带,着高筒皮鞋,并以玉石、玛瑙、珊瑚为饰,再佩戴藏刀、银环、金银首饰等物。在与汉族交往频繁的地方,为生活方便,人们多着汉装,再穿羊皮褂子,系围腰;或长衫变短、宽衣变窄,将繁杂的嵌边及图案变得简约。这是一种服饰文化借用和变异的现象。

  3、装饰品

  羌族妇女普遍戴银耳坠、手镯、戒指、银牌、发簪。有的胸前挂链珠和“色吴”,色吴呈椭圆形,由银丝编织的花和珊瑚珠组成。发簪往往成为区别羌族女性婚否的标志。戴发簪者多是已婚妇女,发簪是嫁妆或婆家赠予之物。

  腰刀、烟袋、铁火链则为羌族成年男子的特有装饰,以显示他们的成熟、威武和勤劳。 Read More »

【云上】羌族建筑风情录

羌族建筑
羌楼
羌族村庄建筑
(图片引用自http://victoria.linguistlist.org/~lapolla/qiang/qiangmain.html)
(文章综合来源:西羌第一博http://hi.baidu.com/%CE%F7%C7%BC%D6%AE%BA%F3/blog/)

【一】纵览

历史上羌人住房以“庐帐”、“土屋”、“石室”最为著名。

羌族人民大多数聚居于高山或半山地带,每寨三、五家至数十不等,但三、五十户为一寨的居多。

住房平面呈方形,顶是平的,用乱石碎片砌成。石块之间不用石灰,只用泥土粘连,墙间不用木柱,砌得平直整齐,外视很美观,一般房屋共分三层(有的是二层)用独木截成锯形的楼梯上下。中层住人,除卧室、贮藏室外还有火塘锅庄。上层贮物,一层圈养牲畜、堆入杂草、沤粪。屋顶上搭木架子存放玉米,设神龛供白石神。屋顶作脱粒和晒粮食之用,是良好的晒台。二层的房屋,人居楼下,楼上贮粮及堆杂物,牲圈另设置于屋外。室内用个简单,仅有木床、桌、橙等。家内活动多在住宅中心的火塘锅庄周围。锅庄系一铁质或钢质的三角架,供炊?之用。锅庄上方供奉着祖先的灵位。客至,即让坐于锅庄之旁。全家饮食、聚会、节日歌舞以及祭祖都在锅庄周围。羌族的住房大都有壁饰,其图案简朴、明朗,家具比较简单,有木制床、柜以及桌、凳等。火塘上置一铁制或铜、石质的三角架(羌语称“希米”)以用以炊事兼取暖,火种终年不灭,有“万年火”之称。

为便于自卫和保暖防风,羌族住房在选址和朝向上都有讲究,且窗口少而小。各楼房鳞次栉比,甚至可以相通,形成一座座具有高度防御功能的石头城。特别是在寨子中心或附近险要处修筑的碉楼,使羌寨在军事防御方面更趋完善。这种建筑战时不仅可以居高观察敌情和进行寨子间的联络,还可以凭险抵抗。碉楼一般达30余米,最高的达十三四层。有正方形之锥台立体,也有六角或八角形式。明朝万历年间建造的佳山、若达两寨之碉,其基部每边齐地面处各宽5米,墙壁厚约60厘米,渐高则碉楼壁渐薄并略向内倾,至全高2/3处,则又垂直上延,碉高十层,仰视之为细形状。外观齐整、雄伟,特别是从下仰视其顶、益觉其巍峨耸峙,直插天际,堪称建筑艺术上的奇迹。

在降雨多的一些地区,羌民多采用土木结构的穿枓瓦房。

【二】建筑风格

羌族建筑以碉楼、石砌房、索桥、栈道和水利筑堰等最著名。

羌语称碉楼为“邛笼”。出于古羌人之手,高耸挺拔和造型不一的“邛笼”建筑,不但在我国56个民族中是唯一的,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而且它作为古老羌族的文化符号,拥有着高度的建筑科技水平和丰富的人文内涵。早在《后汉书·西南夷传》中,就对古羌部族冉駹人的住所“邛笼”有“依山居止,垒石为室,高者至十余丈”的记载。匍匐于这些守卫山寨“邛笼”之下的,便是羌民的居所 — 依山而立、鳞次栉比、古朴而凝重的灰白色石头房子。一挂挂晾晒在不同高度屋顶上或垂落在石室窗下的火红辣椒和金光灿灿的玉米棒子,赋予了蔚蓝天空下每座石头房子无限的生机。而且别于他族的是,这里每座房子的屋角上,都叠放着大小不一的白色石块,但这绝非出于“装饰”而是来自在远古时期羌族祖先与外族交战,在寡不敌众、面临民族存亡的危急时刻,得到白石神的搭救而使羌族绵延至今的传说。此后,羌族对白石神的崇拜和敬仰便留存至今,至使羌民们以通过在屋角堆放白石的形式来表达自己对白石神的崇拜,同时获得神灵的保佑。

羌族民居为石片砌成的平顶庄房,呈方形,多数为3层,每层高3 米余。房顶平台的最下面是木板或石板,伸出墙外成屋檐。木板或石板上密覆树丫或竹枝,再压盖黄土和鸡粪夯实,厚约0.35米,有涧槽引水,不漏雨雪,冬暖夏凉。房顶平台是脱粒、晒粮、做针线活及孩子老人游戏休歇的场地。有些楼间修有过街楼(骑楼),以便往来。

羌族地区山高水险,为便利交通,1400多年前羌民就创造了索桥(绳桥)。两岸建石砌的洞门,门内立石础或大木柱,础与柱上栓胳膊般粗的竹绳,少则数根,多则数10根。竹索上铺木板,两旁设高出桥面1米多的竹索扶手。

栈道有木栈与石栈两种。木栈建于密林,铺木为路,杂以土石;石栈施于绝壁悬崖,缘岩凿孔,插木为桥。

羌族民间石匠农闲时常外出做工。举世闻名的四川灌县都江堰工程,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仍在造福利民,其中就凝聚有古代羌人的血汗和智慧。

【三】羌族碉楼:东方金字塔

川北的茂县、汶川、理县、松潘、黑水、丹巴等地,世世代代生活着一支古老而又极富传奇色彩的兄弟民族——羌族,羌族是我国众多民族中历史最悠久、最古老的民族。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勤劳智慧的羌族人民,创造了灿烂辉煌的马家窖文化和齐家文化,而古羌碉的建筑技术则是华夏文明一颗耀眼的明珠,也是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羌碉被法国建筑学家称之为“世界建筑明珠”、“东方金字塔”。

羌碉古称“邛笼”,是羌人由游牧至农耕定居后的居住形态。在众多的羌寨中,被专家学者称为神秘的“东方古堡”的桃坪羌寨,是羌族建筑群落的典型代表,更令人瞩目。桃坪羌寨始建于公元前111年,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是世界上唯一保存完好的羌寨。进入羌寨,宛如进入了一座“迷宫”。世界上大多数古堡都是传统的设东南西北城门或出口的建筑程式,而桃坪羌寨以古堡为中心筑成了放射状的8个出口,寨子呈放射状筑有8个出口,8个出口又以整个寨子底层四通八达的甬道织成路网,连结寨内的3个碉楼。走在幽黯诡谲曲曲弯弯的甬道内,如无人指引,一时半会还真难走出这个“八卦阵”。碉楼外面无门,想上碉楼必须从羌民住宅进入。整座碉楼有一根中心柱,贯穿了一柱定天下的古羌建筑理论,与半坡遗址中的中心柱思想相一致。碉楼内的交通要道是羌族独具特色的独木楼梯,从下而上楼梯呈螺旋状,梯子每格只能容下一只脚。而羌碉的窗别具特色,为外小内大,呈倒斗形。这也是战争防御的需要。 Read More »

羌族文化遗产保护断想

  “羌”字是一个古老的文字,早在商代的甲骨文中就已经出现。《说文·羊部》释“羌”字为“西戎牧羊人也。从人、从羊。”可见羌族自上古以来就是一个以牧羊为业的西部民族。在中华民族发展现状中,羌族的地位相当于动物界中的大熊猫,植物界中的银杏树,是一枚唯一遗存的古老民族的活化石,在文化学、人类学、民族学、语言学研究中颇受瞩目。 Read more ...

古韵——积淀历史的羌族音乐

文/闵柯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