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鱼



http://newfish2000.blogbus.com

一块黄糕四十里

三十里莜面四十里糕,后半句说的是一种极为抗饿的食物-黄糕。吃块黄糕走四十里也不饿,可见有多厉害。 Read more ...

枣李无言

北京的春天来的比老家早,很快又要春暖花开了。
老家的小院今年大概春光难觅了,枣树不再长新芽,李子树也不会再开花。按旧历算,它们是去年春天一齐冻死的。
去年十一放假回去,是我见它们的最后一面。李子树依旧保持冬天的样子,枣树只有几根新长出来的细枝颤颤巍巍挂了几片绿叶,干巴巴地透着绝望。我妈说它们不行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盼着奇迹出现。也许熬过一冬就活了呢? Read more ...

村里那些忧伤的人

杨满疯子,豆腐女,摇摇头,孔明,楷模……他们是村里的异人,命运让他们无处可逃,他们就转过身,一头扎进另一个世界。就算将来人手一微博,他们也不会受什么影响,依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Read more ...

一个奢侈的午觉

睡午觉,原本稀松平常的一件事,如今却比买块物美价廉的猪肉还要难,奢侈的很。

对一个标准的上班族来说,每天中午如果叫外卖的话,至少还能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这半小时里,你可以尽情地煲一锅电话粥,你可以揣着小平板找民间高手捉对厮杀,你还可以闭上眼小睡一会儿。最后一种需要一定的技巧,睡好了一下午精神焕发,睡不好搞一脸的褶子,半天也散不去。 Read More »

想一颗杏

作者:冷水鱼
青杏
(图By dadishang)

“桃三杏四梨五”,“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这是老一辈人经常念叨的话,我妈也不例外,每次一有凝视果树的机会,她就会喃喃地说出这些话,尤其是后面一句。确实,后面这句话成功地恐吓了我,桃杏李任何一种吃得稍有放肆,它就会跳起来警告我,警告无效的话就向我的胃施压,让我知道放纵的后果。想要躺在树下做个幸福的吃货,着实不易。 Read More »

春风吹,食草忙

作者:冷水鱼

开春的时候,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都会跳出来,令人期待。在老家,就有那么一种奇妙的好东西,每次想的我心痒痒。在北京过的每一个春天,也都在这种思乡的情绪里过去,留一肚子唏嘘。

杨树、柳树、榆树,老家有很多,尤以杨树为最,它那些翠滴滴的嫩叶,就是我所说的好东西啦。每年春天,杨叶嫩绿多汁的时候,男人们就会爬上树去撸叶子,骑车驮回家去,叫女人仔细地摘下来,洗净,泡去苦味,扔进滚水中烫熟,搁盆里晾凉了,抓一把切几刀,淋上点酱油、醋、香油,撒点蒜末、葱末,当然还有最最重要的盐,一盘美味便大功告成。只是有一点,加工杨叶是个技术活,碰上个马虎急躁的笨媳妇,摘不干净,烫个半熟,那吃起来就是种煎熬了。春天,邻居隔三差五会送自家做的杨叶来,各家媳妇手艺如何,一吃便知。 Read More »

大集小集又一年

作者:冷水鱼

每年的年底,再懒的人也会勤快起来,打扫打扫房间,也打扫打扫心情。

整理冰箱的时候看见一瓶腌黄瓜,吃剩下小半瓶,仔细一看里面居然长了白色的毛毛。因为是妈妈亲手装瓶打包,让我带到北京的,总不忍吃光,最后果然还是落了个腐烂的下场。那一瞬间,“故乡”二字倏忽就飘到了眼前,心下略有伤感。这应该就是年纪大了的表现罢,偶尔喝醉的时候,也想从北京的夜空找找月亮的影子,散布点莫名其妙的小情绪。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