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那么,那么》


来自《那么,那么》的文章:
http://blog.sina.com.cn/namename

谵妄中的旅程

作者:蛋壳

人只在一点

很小的时候看过一个电影,叫《回故乡之路》,越南片,一个失散的越南士兵历尽千难万险回到故乡,找到大部队。一个细节是,士兵找到了一枚巨大的炮弹,挖出火药造子弹、手雷,炮弹空壳用来夜晚栖身。向同龄人求证过,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电影。也许,这个电影根本不存在。这是题外话。

大一寒假我没有回家,假期短,比照路费不经济,但暑假我是非得回去了。到家之前我要先往滇西南拐一个弯,去云县,五年前我离开那里。五年来我总梦见澜沧江、罗扎河,梦见低吼的江水、尘土飞扬的公路、公路上方的林地、林地更高处的山寨,梦见山垭口孤独的背影、被太阳灼伤的脸、脸下面依然鲜嫩的笑容,梦见同伴们越长越小,小到能在丛林中跳跃高飞。 Read More »

二哥哥

作者:蛋壳

(一)

7月份回家的时候感觉二哥对自己的饮食特别小心,以为他搞中医,也中了“养生”的毒。某天他说起春节后一度出现抑郁,不能见人和做事,并厌食,后来被自己调理好了。我为他感到庆幸。晚上他睡隔壁,之间没有门,能听到他安静的鼻息,心想他真是完全的好了。走之前他一再向我说调理身体的事,还给我开了中药带回来。

回来后往老家打电话,三次说到身体状况,一次二哥说他吃坏了,一次妈说他到下关化验,看是不是有潜伏期后发作的血吸虫,一次他在楼上不愿意下来接电话,大概是被爸妈劝得烦了,不想再说自己的身体。 Read More »

扛活记:起茅屋

忙怀属云县,云县是个国家级贫困县,共8个公社。上世纪70年代,上级决定在每个公社都建一所初中,按排序忙怀是云县七中。当时整个忙怀没有一所完全小学,教师绝大部分也是民办教师。没校舍,没师资,没关系,那是一个人定胜天的年代。师资,从小学老师中抽调,懂代数就行。校舍,师生自己动手,边盖校舍边开学上课。 Read more ...

扛活记:采木棉

木棉以花出名。在广西,79年“中越自卫还击战”之后,木棉花有了另外一个称号――“英雄花”。在云南,木棉树木棉花一律称“攀枝花”,川滇交界就有个叫“攀枝花”的钢城,靠近金江,酷热。
木棉树是南方一种很寻常的乔木,云南、广西、广东、海南都有,但长相似乎有一定差异。怕描述不确,这里只表云南的。 Read more ...

扛活记:那些可爱的

扛活干活用了活字,生活存活也带了个活字。人生就是活,汉语就是好。
写《砍柴》,让我忆起了其他一些好玩的。算是补注,敲下了,不然就忘记了。 Read more ...

扛活记:砍柴

忙怀没有煤,电只够照明,做饭只能烧柴。没人卖柴,得自己上山砍。山林中有走兽飞禽,有野果菌子,空气也清新,所以砍柴是个有意思的活。 Read more ...

扛活记:脱土坯

脱土坯是我干过最多的活了。 Read more ...

扛活记:修公路

脱土坯,修公路,敲碎石,起茅屋,挖草药,采紫胶。 Read more ...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