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味觉流浪者”开通

博客的时代已然落幕,有些意犹未尽的人,在它的幕帷边徘徊。

在微信平台开了一个微信号,延续青马博客“地方美食”栏目的内容,名叫“味觉流浪者” Read More »

一场婚宴

作者:一则

已经是腊月二十,冬日的太阳温暖地照在闽东的这个小村里,年味仍稍显不足。外出打工做生意的人们还未归来,村里静悄悄的,除了午后驶过街上的中巴车和不时从各家牲口棚中传出的几声鸡叫。一切都静得仿佛能让人置身喧嚣之外。在小街深处,一场婚宴即将在这个小山村里举行。 Read More »

吃樱疯

作者:张玄

虽生在春城,好像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春天,也不懂得春天的喜悦,春天的哀愁。

江南之地。二月的柳,丁丁渺渺,似有若无。三四月,烟柳满都,丝絮遍地。春日时晴时雨,使人喜忧参半,然江岸繁花似锦,连话语都失尽了颜色。

而这一个春,我要说说樱花,不说花,说说吃樱花的事儿。 Read More »

“再见绍兴”——绍兴城记

作者:张玄

  

府山早市,2015年3月11日

“要了解一个城市,比较方便的途径不外乎打听那里的人怎么生活,怎么相爱,又怎么死去。”

用加缪的话来作为描述绍兴文章的开头,无非只是因为我不知道对这个城市的描述要从何处说起。 Read More »

腊会,除夕夜的古老诗意

作者:知月

除夕夜看春晚,现在差不多是家家户户必备的“节目”,然而上世纪80年代,正定县城一带的村子里,除夕夜除了吃饺子看春晚,还有一个更让大家期待的娱乐项目——腊会。 Read More »

四季北京

 
作者:草长鹰飞
 
 
走着走着,鞋就小了;
瞅着瞅着,人就老了。

 
 
Read More »

世界很美,而我恰好身在其中

作者:王胖子

走过医院的小院儿,身边人流来来往往。南方的冬天竟罕见地全然不是一如以往的那种阴冷,天高高的,蓝蓝的,甚至有有些难得地近乎透明的蓝,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蓝而纯粹的天空。似乎只有小时候的在写学生作文时会用到的那种湛蓝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的天空一般久违的词语才能用得上。 Read More »

没多大饼事

作者:墨畈

开文说,那你把你要写的第一句念出来啊。

在这个东西开头之前,我确实想了很久的第一句。也在想,我疾步走回来这个私租房区的时候,我头上像冒热气那样冒出一个又一个的句子,跟着夜里出来的小吃摊,流动在街头。寻思着印象中的青马博客。那我今天的见闻,和那么多层叠的过往,可怎么办呢?是不是要先写下几点,然后慢慢铺开,跟知乎那样写个分割线呢?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