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旧文恢复工作完成

3月9日晚,在升级网站程序时,数据库不慎损坏,导致网站原有数据丢失:http://ourfolk.net/2008/03/11/1
现在已经整理恢复了自2007年5月30日至2008年3月9日期间的所有投稿和网站撰稿人发布的文章,有少量稿件遗漏或进行了归档。
每篇文章都在文中注明了作者,并添加了作者“标签”,点击“标签”中的作者名称可以浏览作者的所有文章。但是作者文章的计数在数据库中要从零开始了。
3月11日之前注册的用户,使用原来的密码现在还不能登录。大概要到明天才能把重置密码发到您的注册邮箱。 Read more ...

当俄罗斯方块奇遇中国百家布

由64个小方格组成的俄罗斯方块拼布坐垫,得缘于一段铺着彩色方砖的路,
砖与砖之间构成的图案让人联想起曾经热衷的游戏,或许,它还可以被呈现在其它地方——
百家布上正要降下来的“L”,是否唤起了想赶快寻找游戏按键的欲望? Read more ...

宁波姜山的钉碗老人

钉碗工具走街串巷

  家里一些上了年纪的碗盏,都可以看到在底部凿了爷爷的学名。起初我不是很理解,几个破碗难道害怕别人偷去,还得刻上名字?后来才听爸爸说,过去每户老百姓家里的碗盏都不多,一遇到红白喜事需摆开宴席的,就得向四邻八舍或者是委托村委借碗,各家的碗凑在一起,为方便归还时辨认,就在碗底凿出主人家的名字。那时候,凿字只是钉碗的衍生品,而钉碗又是同磨剪刀、磨刀等活计连在一起的,以此为生的工匠们整日里挑着担子,走村串乡,渐渐衍生出“凿字”这么一种行当来。
  今天去看望了姜山镇的候俊宝老人,他就在大半生的磨剪刀、凿字的工艺基础上,凭着对画画的爱好,竟在碗碟上凿起画来。老人今年82岁,早已过了那个手脚灵活的年纪。年轻时,左手凿子,右手锤子,三下五除二就能使各种图案跃然盘上,现在拿着锤子的右手,只是不停地抖,早已不再钉碗凿画。
  一开始他是跟着岳父学磨剪刀,那时40出头,岳父说他已经过了学钉碗的年龄,他便没有学。钉碗是件技术含量颇高的手艺,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是在鲁迅《风波》里,七斤在城里头钉合一只打碎的碗,三文钱一钉,因缺口大要了十六钉,合计四十八文钱。当时我怎么也想不清爽破了的碗还能用钉子钉起来?就算给钉起来,也铁定是漏的。查了才知道,钉碗的钉可不同与现在的钉子,叫锔钉,形状好像钉书钉,用金刚钻和线弓将破碗片对好联结起来。后来他的侄子在给人家在碗底凿字,他在边上看着,看着看着就看出些许门道来,就回家自顾自地练习着,琢磨着,等到基本上掌握了就跑去外地营生。做这个活计久了,熟能生巧,凿起画儿来了。我很乐意听他自己讲这个故事和看他一副津津乐道、神采飞扬的样子,因这故事一开头便点染些偶然,再加上自身的爱好与执念,就有了水到渠成的好。
  钉碗需要金刚钻,锔钉和一张线弓,凿画凿字却只需一把锤子和一只凿子。老人的全部工具就是三根凿子和两把锤子,替换着用,都是极为简单的。一把锤子是市场上买的,另一把却是世上独有,自己亲手打造的,圆铁块在五金厂钻个孔,按上木棍便成。凿子也是在五金厂找人帮忙做的,做工粗糙,打磨的也不够尖锐,怎么看都是钝器。凿出来的字和画其实都是用点连起来的虚线构成的线条,凿完后抹上烟灰或墨水,再不然酱油也行,在使用的过程中顺便上色。凿字和凿画都是需要一定的技巧的,力道的把握是关键,凿重了会使碗碟开裂,凿轻了穿不透釉层,而且效率要高。

工具

Read More »

北方昆曲的民间传承人

昆曲是我国第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世界首批人类口头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自2001年成为世界级文化遗产,昆曲又重新得到了社会更多的关注。昆曲起源于江苏昆山,有“水磨腔”之称,到了北方,经风沙磨砺,不再有“水磨”的细腻婉转,有了苍劲高昂之气。北方人研习昆曲,最早是河北高阳出来的农民艺人,他们把当地的“高腔”带进了昆曲,逐渐形成了昆曲的北方流派,在当地也形成了广泛的爱好群体。现在北京的北方昆曲剧院是北方仅存的正规昆曲剧团,北昆剧团的最早几位大师均是来自河北。在今天的河北高阳,北方昆曲的延续、传承现状是什么样?巴乌、陈华前不久曾到河北高阳、霸州两地寻访北方昆曲的民间传承人。今天我们关注文化遗产的传承,民间不能被遗忘,曾经遭受摧毁的,也许在那些民间传承人身上保存着生机。

昆曲民间
(摄影:巴乌)

视频内容:侯占山唱思凡
(摄制:陈华)
唱词:【诵子】昔日有个目莲僧,救母亲临地狱门。借问灵山多少路,十万八千有余零。南无佛,阿弥陀佛。

昆曲
侯占山,75岁,工旦角。闺门旦可演《思凡》《游园》《琴挑》《断桥》,刀马旦可演《天罡阵》《棋盘会》《出塞》《水斗》,六旦可演《闹学》《闹花园》《青石山》《劈棺》《扇坟》。兼演小生。曾受业于韩世昌,用三个月的时间加工其《刺虎》。北昆建院时期白云生想调他入北昆,因有皮肤病而作罢。后在戏校教戏,戏校解散后回家务农至今。据侯占山本人说,他会的剧目是四人中最多的,完整的折子戏能有近三十折,至于零散唱段和参演大戏,无从计算。

昆曲
王松坡,75岁,工架子花脸,擅演毛净。常演剧目《钟馗嫁妹》《火判》《通天犀》《芦花荡》《三闯》等,另继承了侯玉山大量脸谱。他说当时跟侯玉山学戏很难,一天也说不了俩动作,只好连偷带学。五十年代因为家中老母瘫痪放弃了去北方昆曲剧院的机会,回来戏校教戏、入地方戏种搭戏唱戏为生。七十年代曾在山东京剧院工作。后回家务农至今。老爷子嗜好烟酒,为人豪爽,很“架子花”,据说有八九十个把兄弟。

Read More »

暖泉十五:社火《牛赶虎》

暖泉十五:火树银花祈丰收

打树花
打树花 祭炉神
蔚县暖泉
2008年正月十五,河北蔚县暖泉镇北官堡村村民在堡门前打树花。
“打树花”是北官堡村的传统民俗活动,已有300多年历史。每年的正月十五,村里的打铁铺在堡门前架好铁炉,将收集的铁锅、犁铧等熔成铁水,用浸水三天的柳木勺将高温铁水泼到城墙上,在火树银花中,祈求新的一年五谷丰登。 Read more ...

暖泉十五

按照计划,我们是正月十四傍晚到的河北蔚县暖泉镇,观看了当地镇政府组织的打树花。当天晚上住在了镇上的10元旅店,同屋有两位经常来暖泉的摄影家,大概给介绍了一下暖泉的历史,来之前我只知道暖泉有打树花,于是决定第二天继续留在这里,观看十五上午镇上的社火和晚上村民自己组织的打树花,中间的时间在镇上各处走走。暖泉镇保留了很多大约是建于清末的建筑,很多人家在老房子的基础上修修补补,仍然居住在里面。除了新建的广场有一座镇政府组织打树花用的仿古城墙,其他地方还没有针对游客而建的设施。时间仓促,正月十五一天,只在暖泉镇附近的两个村子走了走,连西古堡都没来得及去,它的历史和居民的生活,要等待以后慢慢去认识。


过年时各家门上挂“大字”


北官堡(bu三声)村一角


北官堡村堡门,正月十五晚上村民在这里打树花,墙上的深褐色是往年打树花积存的铁屑。


暖泉镇的暖泉——逢源池,四周围墙,泉水很清,水面上暖气飘渺。但当地人现在饮用的是井水。


早晨7点半,街上的一辆送水车。从井里取水,然后送往各家,一桶水一块钱。


逢源池前面的水池,镇上的妇女来这里洗衣服。


上午9点,集市上开始热闹起来。


隔着一条街传来鼓声,赶忙跑过去,砂子坡村的社火节目“牛赶虎”已经来到镇上了。

Read More »

KAKULU的小玩意之四

胸针
喜欢牛仔布呈现出的粗犷的感觉。
材料:牛仔布、不同彩色棉布、彩色扣子、彩色棉线 、PP棉
0.jpg
自己喜欢的巫婆抱枕
12.jpg
新年送朋友的礼物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