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国面馆吃面喝汤

新国面馆,和它旁边的山西刀削面,桂林米粉店,那些街边店,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临街房子一间,推门进去,一口大锅,几张桌子。看不出来这间小面馆有几十年历史,听说是解放前开张,解放后国营的。

新街口的老少爷儿们,没在新国吃过面的可能不多。鼓楼的老炮儿?肯定在这吃过!还有修自行车的,摆烟摊儿的,蹲过炮局的,闷三儿、灯罩儿们,发了财的洋火儿,都在这吃面。

那天去资料馆看电影,旁边没什么吃的,一想,拐个弯儿吧,去新国。

已过饭口儿,食客并不多。新国以麻酱凉面闻名,来吃凉面的多,这多快啊,面都煮好放那儿,浇上麻酱即可,吃起来也快,所以这个点儿不愁座儿。

我也要了一份凉面,三下两下扒拉完。看时间尚早,也没人等座,到盛面汤的保温桶跟前,取一个碗,接了碗面汤。让俺在这歇歇脚。

这儿的面汤,想喝自己打。面汤还烫嘴,看起来汤色发黄,喝一口却是正经的面汤味。您说面汤味还有正经不正经?让我说,街上要碗面吃,想喝碗汤,犹犹豫豫开了口,“能给打碗面汤吗?”一般都给,可是把碗递给人家,总有点讨要的意思,一般人还磨不开面儿,还不如要瓶矿泉水。店家虽然不吝啬面汤,可也没有专门给我这样的人准备着,那面汤,煮一天了,太稠。

还是这儿好,单独用保温桶盛好面汤,就放外边,旁边搁一摞净碗。您是吃完面,拿自己的碗涮碗底儿,还是另取一碗接碗汤,您随意,喝几碗也没人拦您。

喝着面汤,闲打发。我注意到一位“鹤立鸡群”的食客,座位有的是啊,干嘛端着碗站着吃?一颗光头,架在肩膀,一身蓝色牛仔装,一双黑色劳保布鞋,腰间悬挂一嘟噜工具,再看是各种开瓶的起子,起子差不多都能通用吧,为何挂那么多?有十多个,像一大串葡萄挂在腰带上。

他站的位置在进门的门后,洗手池和空调机之间有个空儿。一手端面,把一盘小菜就搁在洗手池的池沿上,谁要洗个手,这不溅上了?有人去洗手,他把小菜端起来,还让人别客气,”洗您的”,用完了,他还放池沿上。呼噜呼噜吃面,停下,夹两筷子菜,夹菜的动作就轻多了,有花生米。

小菜吃光。一手端碗,一手端盘,他把空盘子送到收盘处,顺道儿接了一碗面汤,回来,还是站这里。

喝面汤,原汤化原食,都这末说的,不喝白不喝。

现在我们两个都在店里喝面汤。或许还有另外两个也在喝面汤。

看他喝面汤:碗端到嘴边,一伸脖子,凑上去,再抬起来,一翻眼皮,哈,有点烫哈。

别急,再捞捞面条。低下眼皮,瞅碗里,仔细寻找,伴随念叨,“呀~”,“嘿!”,一根儿,还有一根儿,“哎呀呀”,大张了嘴,将意外的收获放入口中。他掉了两三颗牙,牙不齐。“啧~”,“bia~”,他碗里有什么好东西?捞不完了?得,差不多了,一仰脖,将碗底儿尽数收入腹中。还别说,吃热了,一脑门儿汗,光头油亮。

又跑去接了碗面汤回来。我也又接了一碗。

这碗面汤,他安静地喝,一手将碗端平,一手攥成拳,仰头瞅屋顶。

没有星空可以仰望啊。

一个民族需要一些仰望星空的人,咱端着碗面汤,瞅屋顶干啥呢?

“是不是这儿凉快?”我出门的时候跟他打招呼,他梗着脖子点点头,算是回答。

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咱老百姓就这么会给自己找位置!

在这几十年的老面馆里,少不了一些养成习惯的老食客。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aurora:

    新川面馆吗?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北京啦…

  2. dds:

    @aurora 感谢访问博客并留言。新川。

  3. chihuo:

    什么时候有更新啊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