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穄甜甜

第一次在中秋时来到妻子的家乡,认识了她家乡的秋,认识了她家乡人在中秋时节爱吃的一种“甘蔗”。其实不是甘蔗,是一种高粱的青秆,当地叫芦穄,这种高粱的杆儿比常见的甜许多,为区别有人叫它甜高粱。不同地方的人对它的称呼不同,有的地方叫它甜杆,更有人亲昵地称它为甜甜。

高粱也是粮食,但在南通一带,人们将高粱穗弃之如敝履,留下一些也是做扫帚用的,只在乎它的杆儿。早砍杆不甜,晚砍水分干,到中秋,高粱穗的梢刚刚泛红,正是甜度和水分恰好的时候。

于是芦穄就成了过中秋时吃的一种时令“水果”。回家过中秋的人要啃,在外地是吃不到的,芦穄才是家乡的中秋味,而不是月饼。外出送亲朋,特别是送给这个季节不能回家的游子,没有比这个更受欢迎。

当地人有多爱吃这高粱杆?开着车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持芦穄(此时我一手敲字一手持芦穄),一边开车一边歪着头撕开皮吃,嚼一口,顿时神清气爽的感觉。我们去汽车站等车,手里就拿了两根,一根两节,准备等车的时候吃。一个在车站外闲逛的大肚汉,抚着肚皮,迎过来说:“给我一根吃吃好伐?”我们没有搭理他。怪不得小妹提醒我们坐车要把芦穄装箱子里,不然都会来要。

或许是由于这芦穄并不值钱,自家地里砍的,而又广受欢迎,于是即便陌生人之间也可以用来活跃气氛,讨来吃吃玩,街头巷尾喜闻乐见。

我在车站门口啃芦穄。一个小孩被大人牵着,往车站里走,扭头看了我很久,进去门了还在看,他家大人或许没注意到,没有停步,不然我就分他一半了。

妻子说,她小时候,一到芦穄能吃的时候,放学路上,她们就成了成群结队的小蜜蜂,飞到芦穄田里采蜜,手脚并用折来吃。稻田里的稻草人表示它只是看稻子的。就算被主人抓到,也不过像风吹稻草人一样挥一挥袖子。连根芦穄都舍不得,是说不过去的。

和甘蔗比,芦穄不属于糖料作物,甜度达不到专业的级别,正因为如此,吃多了也不会甜得发齁,而且甜味清正,没有杂味,一吃起来就不想停,一根接一根。极易上瘾。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SHELL:

    玉米的秸秆也是能吃的

  2. dadishang:

    玉米秆要挑甜的,可得有经验

  3. aLai:

    在我老家河南,这个叫甜秫秸,小时候也很爱吃,这东西长老后,穗用来做扫帚,杆用来扎席子,扎好的席子过年晾放蒸好的白面馒头。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