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5

摸知了的夜晚

Chapoo给我写的“炸知了”画了一张插图,画了夜里打手电摸知了的人,又画了一只有翅膀的蝉藏在枝叶间。我觉得他一定没吃过炸知了,也没摸过知了。我似乎有些窃喜,正好,请允许我再炫耀一次“童会玩”的经历吧。 Read more ...

“味觉流浪者”开通

博客的时代已然落幕,有些意犹未尽的人,在它的幕帷边徘徊。

在微信平台开了一个微信号,延续青马博客“地方美食”栏目的内容,名叫“味觉流浪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