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知了的味道

“谁知道哪个地方有知了可摸?”临下班,群里弹出这么一句。

“晚上从土里爬出来的。”怕大家误以为树上叫的知了,又补充一句。

没人回。

“摸知了,炸着吃。”他又丢出一句。

群里立刻有回复,发出一个被雷击黑的表情,啥?吃那个?

口水在我嘴里酝酿,被雷焦者显然不知其味不知其美。猜想这位想去摸知了炸着吃的群友,莫非也从山东来?

从前在山东,夏夜里摇晃着一束束光。一棵棵树下,人们打着手电,围着树转。如果只是玩玩的目的,何必那么专心?野外那一束束光甚至晃到凌晨两三点钟。

披一身露水回家,把知了倒进盛满盐水的罐子里,盖紧盖子。不放心,又压块砖头。才躺下,天亮了,也没人催他,麻利儿地翻身起床。

早饭,锅里煮的南瓜粥,一屋南瓜的香气,水里泡着腌胡萝卜。揭开腌知了的罐子,这一幕有些残忍,经过盐水的浸泡,有的知了仍在顽强地想逃出这水牢。对不起了,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俺们生在平原只能靠土吃土里的。

炒锅里热油,更普遍的做法或许是倒很多油,炸了吃,我们或许是惜用油,只比平时炒菜多倒一点油,拿铲子边翻炒边把知了压扁,煸熟,压去水分,也使知了的形状略有变形,看起来不再像活物。什么调料都不需放,约五六分钟,盛碟。

每人一顿也就吃上几个,大人告诫:吃多了挠心。吃的时候,有人要剥壳,我是喜欢整个嚼的,连壳带爪子咽下去,有点剌得慌,想到知了坚硬的前螯,也就自觉不敢多吃。

味道已不能形容,很多年没有吃过。

群里还在讨论,有人说他娘亲有天晚上遛弯回来,给他带了一只,只有一只,给他炸了吃了。群里一片感慨,真是亲娘啊。“倒是没有小时候的香了。”

他还想起小时候傍晚在操场,满地找洞抠知了。

我没能验证炸知了的味道到底有没有变化,网上有卖的,不知来历不敢尝试。晚饭后特意跑到小区旁边几棵大杨树跟前上下求索,低头看,树干周围的地面也做了硬化处理,这知了是爬不上来的。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红茶的种类:

    知了,蚂蚱,菜青豆,小时候这些都是饭桌上常见……但我是不敢吃的

  2. 夏日博客:

    小时候经常抓,但从没吃过。

  3. 清风:

    小的时候还真吃过,烤着吃、炸着吃

  4. 大嘴猴:

    小时候就经常挖,有烤过,现在想想挺恐怖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