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经历过台风

南方沿海的台风,在晚餐时分登陆北方一家人的餐桌。

巨浪拍岸,十米,二十米高,树木伏倒,围挡倒塌,汽车停驶在水中,手持话筒的记者在狂风暴雨中颤抖着坚持报道,“观众朋友,观众朋友… …”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差点被台风刮走。”

我家那口子放下筷子,抽出一张餐巾纸,擦擦嘴,准备开讲她的故事。

“知道。”

这个故事伴随台风也已经登陆我家餐桌多次。

那时候,她才八岁。在镇上读小学,那时候她家还没搬,跟爷爷叔伯一起住在老宅,到学校有两公里。搬家后离得更远。上下学,都是走着去走着回,有同村的小朋友结伴。中午,有时候回家吃,有时候在学校门口的小饭馆吃。据介绍,学校门口只有一家食档,卖阳春面。一顶黑色的遮阳篷下,有几张低矮的小桌子小板凳,几个小朋友一人捧着一碗,拿着还不能熟练使用的筷子,在碗里捞啊捞。阳春面有什么好捞的。他们镇上的老房子都是矮矮的,防台风,系蓝色围裙的一位老大爷,一手端两个碗,笑眯眯从屋里出来,他倒是喜欢这些小顾客的。“然而并不好吃。”所以对于这童年常吃的食物,在我媳妇的舌尖上并没有留下味道的记忆。

那天中午放学后,雨下得不大,常结伴回家的同学又到“黄家面馆”吃饭,“那老头现在还活着。”我媳妇,为了叙述方便,就叫她欢笑同学吧,爸妈是希望她的人生笑口常开欢欢笑笑的。欢笑同学拒绝了同学一起吃饭的邀请,自己打着一把伞,成年人用的,长柄的黑色大伞。以她的年纪,打开这把伞都要费些力气,但是挡雨严实,所以她自己要用这把伞,一把几乎等同身高的伞。从远处看,只能看到一把黑伞在移动。

半途,雨下大了,欢笑同学没有当回事,想着回家吃什么好吃的呢,对学校门口的面条早烦透了,而且一下雨那破篷子漏雨,面汤里再加点雨,更不好喝。风也大了。以我对现在的她的了解,在性格上,真到了关键的时刻,能顶得住,想必小时候也不是怕风怯雨的,据说她是像男孩子一样野惯了的。欢笑同学背着书包,双手抱着伞,努力撑着,顶住风。(还好是顶风。)前后路上没有人,路边河塘的水几乎与路平,路是土路,还没有修水泥路,路很滑。

“要不是路边一户人家的好心大婶,把我拽进她家避雨,你知道吗?那次我就被风吹走了。那次把屋顶都掀了。”

“哦。”

“算了,你没有经历过台风。”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