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5

炸知了的味道

“谁知道哪个地方有知了可摸?”临下班,群里弹出这么一句。

“晚上从土里爬出来的。”怕大家误以为树上叫的知了,又补充一句。 Read More »

我没有经历过台风

南方沿海的台风,在晚餐时分登陆北方一家人的餐桌。

巨浪拍岸,十米,二十米高,树木伏倒,围挡倒塌,汽车停驶在水中,手持话筒的记者在狂风暴雨中颤抖着坚持报道,“观众朋友,观众朋友…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