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5

一场婚宴

作者:一则

已经是腊月二十,冬日的太阳温暖地照在闽东的这个小村里,年味仍稍显不足。外出打工做生意的人们还未归来,村里静悄悄的,除了午后驶过街上的中巴车和不时从各家牲口棚中传出的几声鸡叫。一切都静得仿佛能让人置身喧嚣之外。在小街深处,一场婚宴即将在这个小山村里举行。 Read More »

朦胧的保安

小区东北角有一个出入口,两扇铁栅栏门,锈成了黑色,常年半关半开。一条铁锁链,也锈成黑色,像一条黑蛇横在门口,拉住两扇门,过人,过自行车,过摩托车,都可以,汽车不行。我住的这栋楼挨着东北角这道小门,如果开窗睡,常被闹醒,比如半夜回来的摩托车。有一段时间,一位骑手,穿紧身的、挂金属链的衣服,每天凌晨两三点钟驮着一位苗条的女孩回来。不知从哪天,半夜的马达声消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