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汉

下火车,我俩去吃面,一份爆鳝面,我第一次吃,一份素面,老婆说当地人早晨就吃这个,看你就是外地人。吃完面,我们才去汽车站,还要坐两个小时大巴。我们和亿万中国人一样,过年,回家。

我们坐在车厢尾部,前排也是一男一女,但是看不出他们之间的关系,男人邋遢,岁数大,女人年轻,干净时尚,穿着高帮皮靴。她一上车就扳着前排的座椅睡觉。

男人有四十岁,瘦高个,骨节突出,像一匹瘦马。从侧面看,有点儿像我三弟,他也是瘦,高个,骨架大,穿46的鞋。我不禁为我三弟的命运担忧。我可不想看到他二十年后,如此辛酸,如此潦倒(实际上这位工友一年挣的工资可能并不低),拎着做工的工具钳子、锤子、电钻回家过年。好歹也要理理发,那一缕缕油腻的头发贴着头皮,盖在耳朵上,像荒草盖在沟沿上。一个男人生活不如意,他的头发总是油漉漉的。

他穿牛仔裤,仿毛呢料的半身大衣,好像从草料堆里爬出来,身上还粘着碎草屑,混着干草味和马尿味。一个帆布工包塞满他的工具,搁在他的座位旁。

腿上搂着的一个黑色背包,也是鼓鼓囊囊,里面有吃的,他拉开包,拿出一块塑料纸包装的鸡蛋糕,撕开,吃起来。吃完,从身上摸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擦擦嘴。不似工人阶级的作派。

他身边的女人,一直埋头睡觉,所以看不出她的年纪。他一直在发短信,用他的iphone,一款小屏的老机型。他一直在发,我就好奇看了一眼他屏幕上的内容。

是啊,要到元宵节后才回去呢,这段时间不要想我。老公,我已经在想你了,路上的东西别忘吃了。好老婆,我已经把东西吃了,吻你。在你离开的这段日子里,虽然不能见到你,我的心里装满你。你在床上等着我,我好想你。坏蛋!有空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不要让你老婆知道!

不必再看了。短信里亲热的电话号码,显示为陌生号码,他并没有存下。

这不也挺好吗,结束一天的劳累,好歹有个温存的地方可以去。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远果果:

    开始还以为要是个温情的故事,结尾让人意想不到···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