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5

风流汉

下火车,我俩去吃面,一份爆鳝面,我第一次吃,一份素面,老婆说当地人早晨就吃这个,看你就是外地人。吃完面,我们才去汽车站,还要坐两个小时大巴。我们和亿万中国人一样,过年,回家。 Read more ...

吃樱疯

作者:张玄

虽生在春城,好像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春天,也不懂得春天的喜悦,春天的哀愁。

江南之地。二月的柳,丁丁渺渺,似有若无。三四月,烟柳满都,丝絮遍地。春日时晴时雨,使人喜忧参半,然江岸繁花似锦,连话语都失尽了颜色。

而这一个春,我要说说樱花,不说花,说说吃樱花的事儿。 Read More »

春天想起牛

楼群前的空地,有柳,拢着一团新绿,有玉兰,有些花瓣已经落了,有桃树,满树花蕾,还没开。我的几位同事,站在桃树前,围成一圈儿,抱臂,插兜,歪着头抽烟。他们想起牛。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