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影

为什么要去中国照相馆拍结婚登记照,点评说那个价格与水平并不相符。

女朋友,再过几天,我和她,两个人的合影要出现在一个小本本上了。但是“女朋友”这个称谓,我还没有称呼够,这样子像是我们一直在谈恋爱,谈了很长的恋爱。女朋友说,去那里拍照,不是为了照而照,是为了让回忆有一个场景。好吧,为了在人生若干年后,像诗里歌里说的,当我们老了,喜欢把自己的人生拿出来当电影看,我们要掏钱预购电影票。

就算早早买了票,进场后,发生放映故障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因老年痴呆),不如现在就记一记。

为了照相,女朋友,还是这样称呼她吧,可能以后我没机会再这么称呼了,周末去烫了个头,打算烫完,保持造型马上去照相馆。这一烫,烫了五个多小时,据说她的头发在理发店里较劲,不肯轻易服软。等烫完,照相馆也去不成了。还好,王府井的总店最晚能到七点半,我们决定周一下班分头赶过去。

周一,我们各自穿着为了拍照搭配的毛衫、衬衫去上班。办公室里的人不会知道今天这位同事有所准备,没有人知道在城市不同的两个办公室的角落,有两个人的衣衫是互相呼应的。她穿米白色毛衫搭配红格子衬衫,我穿深蓝色毛衫搭配灰白格子衬衫,将要一齐出现在一张大红色幕布前,会画画的朋友看到这里,可能要发笑了,不好意思,我俩都不太会搭。那件灰白格子衬衫,是女朋友在双十一购物节的零点,守在电脑前在优衣库抢的,我说我不需要再买条衬衫,她说买了吧,拍登记照的时候搭配用。拿到后,我一直郑重的把它放在衣柜里,衬衣都脏了也没动过它。

周一,在我的日历中是最差的一天。别的综合症目前没有发现,周一综合症已经跟了我多年。症状是,身体极度疲乏,昏昏沉沉,坐在办公桌前得扶着额头看电脑,暴躁,不耐烦,为了避免与同事冲突,周一尽量不跟同事打交道。知道自己周一看上去会不太正常,为了减轻综合症复发的影响,周六我还抽出时间去了朝阳公园跑步,这段时间忙得又有一个月没跑过。周六周日天气都不错,周一的天气,如果参照重大日子对天气情况的描述,要么风和日丽,要么云开雾散,总之老天非常给脸,但我的周一,在我看来每个周一的天气都很糟糕,没法风和日丽。

让人暴躁的周一,让人暴躁的天气,肯定是个雾霾天。一个很容易从无精打采突然暴躁起来的,穿着为了拍照才穿的衬衫的人,在晚上下了班要出现在一个红色背景前,与另一个穿着配对儿的衬衫的人,并头对着镜头笑。这个压抑着暴躁的人,这一天的他,要存进一张照片里,照片还会被一个机构存档,还会在回忆里被反复拎出来。

让人暴躁的一切。更可恨的,一早起来,我的屁股上起了个大包。上火着急,睡觉少。不小心碰到就疼。

下午,我想通过微信跟女朋友说,今天不行,改明天吧。

想到她顶着一头小心翼翼的头发,还是别再隔夜了。这时我还不知道,不化妆的她请了一位爱好帮同事化妆的同事给她修了眉、涂了粉,并且送给她一支口红,叮嘱她在拍照前抹一抹。

我坐一号线,她坐五号线,在地铁上发短信问我坐到哪一站,我搜了一下地图,让人暴躁的无线信号!回复说东单,她回复说不可以转一号线吗,我又查了一下,回复可以,让人暴躁的地图!东单和王府井,我俩都没怎么来过。她说让我先去店里,万一需要等号。她已经到东单了,不差这一会儿,我在王府井出口等着她。她从地铁闸机出来,背着常背的双肩包,我接过来,她说没看出什么吗,我说没有,她说瞎了狗眼,化了妆都看不出来,把脸凑近了,才发现她的脸上有一层茸茸的粉,还说描了眼线,我也没看出来。

中国照相馆的结婚登记照,分三个档次,我选了最低一档,一百二,不经电脑修改,拍什么样就什么样。交了钱,上楼,在我们前面有一对儿正在拍摄。等他们拍摄的工夫,我俩梳了梳头,女朋友早有准备,自己带了梳子,还拿着同事送的口红,问我要不要涂一下,我果断拒绝。可以拍摄了,我看灯光有些暗,记忆里的老照相馆灯光都是刺眼的,问摄影师是否可以亮一些,我们的照片不经电脑调整,又声明这只是我的不专业的看法,一切听他安排。我们坐下,摄影师对了对镜头,又让女朋友在凳子上加了一块木板,指挥我们挺直腰板,往右扭转身体,再把头正过来,女朋友嘀咕,原来这样的照片是这么别扭着拍的。不知道这个标准姿势是哪位大师发明,成为一种范式,总不会是自自然然的状态,好比经典的芭蕾舞,看起来极美的身体,实际是扭曲后才能实现的。不知这一标准姿势,是否也是中国特色。

摄影师说我笑得有些假,他不知道这个灯光下的人屁股下坐着一个包,不过他这么一说,把我们两个都给逗乐了,只好停下来等我女朋友平复一下心情。气氛缓和,我也放松下来,他说拍一张露牙笑的,我说别让结婚登记处给打回来说不标准,他说没听说结婚不让人笑啊,我俩又笑了笑。四组照片传到电脑上,任选一张自己满意的,我们选了我露牙笑的那张,其他三张嘴上笑,眼睛不笑,女朋友说看你这几张一看不是个好人,怎么选了你。

一张照片,合适的光线,加上摄影师抓拍的手艺,做到了,根本不需要电脑。照片打印出来,我觉得没白花钱,另外又选择冲洗两张放大尺寸的,几天后去取。

我们没有拍婚纱照,要去斯里兰卡旅行,我跑到五棵松买了一部二手胶片机,调焦距调光圈,也不复杂,在网上买了轻便三脚架,到时候自己拍吧。

从照相馆出来,走在王府井的街头,回头看中国照相馆橱窗里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三位领袖的巨幅照片。在这里我们拍摄了红色中国的红色结婚标准照。

我感觉屁股不疼了。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3 条评论

  1. ikaika:

    行文平实的像写日记。

    屁股的事情莫名其妙的抢镜头。

    总之还是恭喜了。

  2. 王语双:

    看完了,感觉博主心里洋溢着浓浓的幸福!
    不过呀,你的文字描述好吊我的胃口,想瞅一眼你们的照片,行么lw@wangyushuang.com。

  3. dds:

    @ikaika 谢谢,这篇以流水记录为主,为以后写的。
    @王语双 照片就别看了,就是标准照,谢谢来访。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