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泉菜市场

作者:初照晨

张佳玮曾说,谁要是厌世,那就把他扔进菜市场呗。也是,那么旺的人间烟火准保他续上无限地气舍不得离开这个地球。

又是一个阴天,将雨未雨的样子。南泉菜市里的热闹自不必说,门口也常年零星散着些蔬菜瓜果生鲜摊子。黝黑高个那位话少,没生意就蹲着,低着头默默想心事。你问价,他就抬起头,一脸诚恳的看着你报个数,也不着急推销,十足的底气。你若要买个铁棍山药新鲜百合什么的,找他准没错,货好,价格也公道。

精瘦精瘦那个男人专卖鱼虾,千岛湖鲫鱼,小小河虾在水里欢快得直扑腾,周边一圈大爷大妈众星捧月。“今朝各个虾卖几钿啊?”“35!”他忙着为其他主顾抓鱼,头也不抬,答的干脆。“好!我要20块,回转去煮个盐水虾。”他招呼完前面的主顾,大手抓了两抓,一秤,刚好20块,不多也不少。这手感,啧啧啧,老主顾们对他愈加佩服起来。

花圃那边坐着个白发老妇,面前随意摆了几袋子鸡毛菜蚕豆莴笋等时令菜,看着让人心疼,一旦上去问价,就会让你这次菜市之行倍感遗憾,真是人不可貌相,精明狡猾的厉害。

买完生鲜,直奔我最爱的无字号烧饼店。小时候每逢考试,常有同学早饭买俩烧饼一根油条,夹成个“三明治”,三下五除二消灭,寓意考个一百分回来。小时候的烧饼又韧又软,卷根油条不在话下,只是咬起来颇费点腮帮子力气。这家无字号呢?也是奇了,同样是贴着圆筒炉壁烘出来的,外形口感大不一样。先说那长相,颜色酥黄,上头缀满粒粒饱满的白色芝麻,霎是好看,咔吱咬上一口,层层饼皮,如同大雪过后,雪青松针树丫上悉悉索索散落的细雪。入口细嚼,酥,脆,甜度刚刚好,满口生香。常纳闷,为什么会有这么不同的口感。某天我站在摊子前看师傅擀面,暗想,哦,中途加进去的黄色面团就是酥脆口感的来源,也是他家屹立塘桥五六年不倒被大批老主顾追随的法宝。

他家的油条也值得一提,火候油炸时间控制的恰到好处。刚出锅的油条通身金黄,近乎透明,啊呜一口,喷香崩脆,哦不!烫的满嘴冒泡。这家也供应传统的豆腐花,豆浆和粢饭团。油炸摊旁摆着一溜小方桌小矮凳,坐满了人。文雅的,一口豆浆一口油条或烧饼,也有的把油条撕成小段,泡在豆浆或豆腐花里,在清晨的街边,看看风景,细嚼慢咽。吃完了,抹抹嘴,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碎饼屑,飘然离去。也有豪放的,喝豆浆嚼油条那阵势,如同身处景阳冈,风卷残云一般,刹那间,颗粒不剩,嘴都不拭,昂首走人。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王语双:

    菜市场,好地方。我想去去年到过的凯里市一个菜市场,好新鲜的菜,还有水珠,市场里面摆满了,门外八字排开,也是不尽其数。
    而现在我所在的地方,见所未见,怀念。
    没有生活欲望的人,真得到此一游。

  2. 关瑞萍:

    有一年多住在潍坊,南泉菜市场,给了我一日三餐的味道。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