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15

表姑二三事

作者:sketering

(题记:我总是无数次的想起那些远方的,熟悉而又陌生的人们,他们的平静卑微的生活姿态和悲喜交加的命运轨迹,日复一日,伴着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尽管发生在每个人身上一切的际遇是无声无息的,从来没有所谓的众声喧哗,但是命运的悲伤和不同程度的痛楚都很平等地潜入每个人的生命中,无处可逃。而我从中看到了某种更接近生命本质的东西。) Read More »

合影

为什么要去中国照相馆拍结婚登记照,点评说那个价格与水平并不相符。

女朋友,再过几天,我和她,两个人的合影要出现在一个小本本上了。但是“女朋友”这个称谓,我还没有称呼够,这样子像是我们一直在谈恋爱,谈了很长的恋爱。女朋友说,去那里拍照,不是为了照而照,是为了让回忆有一个场景。好吧,为了在人生若干年后,像诗里歌里说的,当我们老了,喜欢把自己的人生拿出来当电影看,我们要掏钱预购电影票。 Read More »

老房子

作者:一则

姐姐发消息告诉我,“干爹的老房子被烧掉了,他们以前的东西都在里面,干妈回去一直哭。”我呆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无限感慨。那座老房子,几乎承载了他们一辈子的生活,也是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求学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记忆。

老房子在一条小巷子里,出门走几步就是凤阳街,旁边是一家剪发店,对面是一家纸簿店。巷子深处是老凤阳,里面道路纵横,沿路都是许多年代沧桑的老式土房。如今许多人都已搬离这些旧宅,到凤阳街上新建的红砖房里,或到外地置业。 Read More »

南泉菜市场

作者:初照晨

张佳玮曾说,谁要是厌世,那就把他扔进菜市场呗。也是,那么旺的人间烟火准保他续上无限地气舍不得离开这个地球。

又是一个阴天,将雨未雨的样子。南泉菜市里的热闹自不必说,门口也常年零星散着些蔬菜瓜果生鲜摊子。黝黑高个那位话少,没生意就蹲着,低着头默默想心事。你问价,他就抬起头,一脸诚恳的看着你报个数,也不着急推销,十足的底气。你若要买个铁棍山药新鲜百合什么的,找他准没错,货好,价格也公道。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