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面馆

在已经消失的北旺村,住着许多像我一样外来的刚参加工作的年青人。每晚从公交车下来,我们像这个城市冬天的乌鸦,乌压压一群,朝着点亮了一盏盏白炽灯的街道移动。街上没有璀璨炫丽的灯火,在这里做买卖的是另一群乌鸦,落在哪里,就在哪里扯一根线拧一盏灯,入夜等着更大群的乌鸦,聚拢到他们的灯光下。

那家面馆,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开在临街朝西的一个棚子里,棚子南面就是街道的垃圾堆,即便如此,也有人来租,人多,好做生意。棚子下生火,一个大炉子一口大锅,一个小炉子一口小锅。棚子里,一扇挂帘的小门,推开,食客都在屋里吃饭。

老板是一对年轻夫妇,和我差不了几岁,不过他们已经有孩子了,他和媳妇,当然也要算上媳妇怀里的孩子,虽然还在襁褓,毕竟是小老板,一家三人守着这间小面馆。

大略还记得老板的样子,个子不高,瘦,短发根根竖着,穿一件宽松的老头衫,手上不忙的时候,习惯搓着手,搓手上的面粉。早晨,每天营业前,他先把棚子前面两米,挨着垃圾堆的空地,洒水打扫一净。他的媳妇,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干不了活,里外他一人忙碌,媳妇只能在孩子睡觉的时候帮帮他,收收碗筷。

主打是西红柿鸡蛋面,还做肉夹馍。一块合租的老张,爱吃他家的肉夹馍,他常买两个肉夹馍,加上不少的青椒,带回去吃,自己再泡两包方便面。我爱吃他家的面,一周要去三四回。揪成一块一块的面团,码在案子上,有人要面,问了粗细,现扯面条,高高抛进那口大锅。这边用小灶,炒西红柿鸡蛋,打个鸡蛋,放几片油菜,翻炒几下,加一勺水。那边大锅煮好面,捞出,盛进碗里。端起小炒锅,浇上去,有面有汤一大碗。

桌子上有醋、蒜,北方人吃面,尤其吃宽面,必须配着蒜,一碗面我能就着吃一头蒜。面吃尽,端起碗来,再把汤喝尽。掏钱结账,不过三五块钱。

乌鸦在城里过冬,晚归的我们在小面馆过冬。一碗面,一头蒜,满头大汗。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王语双:

    平实,感人。每个城市,都有一种贫民区一样的地方,在那里集居着外来人口,打工完后休息的地方。这就是所谓的“进城务工人员”的生活,博主比喻成乌鸦,真是贴切。

  2. 勺子:

    最后4个字,精彩。

  3. 康宝爹:

    五年前我也在这样的地方来回走动,工作,看到这样的吃食,回想起青春岁月。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