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4

乌鸦面馆

在已经消失的北旺村,住着许多像我一样外来的刚参加工作的年青人。每晚从公交车下来,我们像这个城市冬天的乌鸦,乌压压一群,朝着点亮了一盏盏白炽灯的街道移动。街上没有璀璨炫丽的灯火,在这里做买卖的是另一群乌鸦,落在哪里,就在哪里扯一根线拧一盏灯,入夜等着更大群的乌鸦,聚拢到他们的灯光下。 Read more ...

吃相

作者:初照晨

话说有这么一位老太太,当她自己还是小媳妇的时候,家里吃穿不愁,想吃什么应季的食儿,买便是。到她自己做婆婆的时候,家里更富了,媳妇儿子也对她百依百顺。奇了,老太太总担心会随时断粮似的,吃起东西来那个狠准快。 Read More »

工地面

一直在寻找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十年前住城郊结合部的出租房,一个冬天,在村子的东街,我们这些“蚁族”每天早出晚归要走的一条街,在街边一个垃圾堆后面,开了一家面馆。晚上回去,来一碗热汤面,大海碗,捧着,把碗底都喝光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