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儿子和狗

从小区东门进来,最前头是个杂货摊,笤帚拖把塑料盆,清明卖黄纸,春节卖对联,没有店面,晚上就用一个帐篷盖在那里。挨着,一个水果摊,各种水果摆到了门外,蔫的可以贱卖,他家有店,一间白色的石棉瓦简易房。往前,一条路往北拐,路口有个烧烤车,烤鱿鱼烤茄子,一盏小灯架在车顶,每天下班时分,那盏暗淡的小灯下聚拢了许多下班的人。

往北拐的这条小路,一百米到头,是个死胡同,一般谁也不会想着从这里走。在一棵大柳树下,一棵长着一块大疙瘩、往外淌着体液的歪脖柳树下,有两间石棉瓦房子,一高一低,高的红瓦,低的蓝瓦,有半间上面还盖着破烂的棉被,可能屋顶有一块漏了,也可能为了挡热。

这里卖菜。

屋里是泥地,连水泥也没有铺,由于建在小区绿地上,又在大柳树下,地面常年是潮湿的。三面货架摆满菜,也像图书馆,萝卜白菜都有固定的位置,常来买菜的,要找哪样直奔而去。门外也堆着一两筐菜,挑剩下的眼看要烂的菜,谁要买,一块钱全拿走,捡走给兔子吃是不要钱的。

门口一张桌子,摆着秤,摆着一两袋经不住翻捡的菜,金针菇、蘑菇。桌子后面坐着一位四十左右的女人,她的头发总是贴着头皮,喜欢双手插兜,站着也插兜,坐着也插兜,称重收钱,才抽出手。收完又把手插进裤兜。

她的儿子趴在桌子的一头写作业,摆着课本,小学二年级英语、语文,还有剪的一叠卡片。卖菜女人站在旁边,插着兜,歪着头,看他写作业,“e,g,g,爱哥,鸡蛋,咱家不卖鸡蛋。”“为什么不卖鸡蛋?”“不卖就是不卖,写你的作业!m,i,l——”“挨喽?到底是挨喽还是挨欧?”“挨喽,挨喽,明天问你老师去!”“老师布置的手工还没剪完。”“别打岔,一会儿给你剪!”

土豆摆在进门口的位置,我蹲下捡土豆,感觉裤脚被什么东西扯住,扭头一看,是店家那只小白狗,在咬我的裤腿,它又长大了一些,高过脚踝那么高,白腿子白身子,头顶上屁股上顶着几片黄。前不久它还卧在一堆玉米皮上,又瘦又小,现在长大了,也精神了,看人来了,会撒野撒欢。我动动脚,它松开嘴,又扑上来,还要咬,我拿脚尖去挑它,它一闪,扑到脚上,咬鞋尖,脚一挑,它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起来,这小家伙,更来劲了,来抱我的腿。我一手拎着土豆,一手托起它的脖子把它拿开。

老板正在辅导孩子,我没有叫她,自己把菜放到秤盘里,她看见,连忙从裤兜拔出手,按了按秤,“三块一。”“差一毛行吗?”“行。土豆怎么说?”她儿子抬起头想了想,“想不出来!”土豆?我还记得这个单词,但我还是别打断人家了。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破折君:

    感觉像小说的情节哈哈

  2. 王语双个人站:

    再次路过,文章很有读头,每次阅读感觉都不一样。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