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上一场大雨(千字)

很多年没在路上遇到这么大的雨。

公交站牌不远,有一家手机店,门前有一米多宽的走廊,站着不少避雨的人。一对情侣,女孩靠在男孩胸前,站在靠近墙角的地方,大家好像要为他们留出独立的空间,都站在离他们稍远的距离。

手机店的滚动广告墙,一个字有半人高,滚动一遍,继以每秒数次的频率闪烁,打红了避雨的人的后背。

公交站牌,不断有车进站,有人下车后叫三轮车,三轮车来一辆走一辆,也不好叫。有人打着伞,趟着水就走回去了,其实雨伞已经不管用。我想等雨停了再走回去。一个女孩子打着伞,在滂沱的雨声里对着电话喊,在哪呢,你在哪呢。连廊下避雨的人都能听见,显然接她的人还没过来。也有不怕淋的,反正湿了。

正值晚饭时分,除了下班回来的赶上雨,也有不少出来买菜的。一位大叔,看他有五六十岁,身体可能不太好,脸色发白,看起来有些虚弱,打着伞,拎着一袋菜,步履艰难。

有壮汉,背心、大裤衩,腿毛茂盛,趿一双人字拖,擎一把小花伞,拎几根黄瓜、西红柿。

有牵着狗出来买菜的大婶,打着伞,拎着菜,牵着狗。一只沙皮狗,走在大雨里,伞是没法给它打着了,一贯忧郁的沙皮狗,此时心情更显沉重。好在它也没有什么毛发怕淋湿。

穿凉鞋、短裙的姑娘,她们穿短裙,不怕打湿了衣服,穿凉鞋、拖鞋,不忌惮踩水,在绿灯放行的路口,有凌波仙子通过。

开车来接人的,开到了人行道,并且逆行,也没人说什么,互相体谅吧。

看雨小了一些,一位小伙携女友走出,一块出来的还有一位打伞的男士,他们往一个方向走。打伞的走前面,女孩子跳着脚走中间,她男友走在最后,给她拿着包。女孩子看雨并不小,一时不知走还是不走,回身去挽男友,面有难色,打伞的男士,表现出绅士态度,回头说,到我伞下吧,女孩子没有动,似有等男友允许的意思,男友无奈地说,你去吧。逢此乱世,也只好把女友推给有伞的人。

小了一阵,又下起来。站在这里避雨,已差不多一个钟头,看天也快黑了,雨没有停的意思。一辆送完客返回站牌的三轮车过来,没等他到站牌,隔着路边的草坪,我喊他过来,师傅也讲信誉,绕过来,婉拒了前面拦车的人,把车推上路阶,到我跟前。看他的车,车厢前窗的塑料挡风板已被风揭开,问还能挡雨吗,答曰没问题,等他把车门打开,我跳进去。一公里,五块钱,现在要十块也是有人走的。

到小区。他下车开门,我掏钱付账,却不见人,一看在车后,他转过身,“落下这么大个儿的苹果!”单元门前有一棵十几年的苹果树,结了一树果子。我觉得果子还早,问:“能吃吗?”他在身上擦擦,“能吃!”

做完晚饭,雨还没停。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