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废品的女人

跑步的时候,下起雨点,跑完,雨也没有下来,还是星星点点。在桥头压腿,做伸展,黑沉沉的云压着黑沉沉的水,云静峙在水的上头,水急切地起伏,似要赶在大雨之前逃走。

由于天气凉快许多,没有透支身体的水分,做完伸展,我还有心情在桥头看看乌云,看看湖水。

还有人在跑,从桥上跑过,这里是跑步的好地方。也有散步的人走上桥头,快走几步,赶紧回家。也有游客,也发现此时这里风景不错,靠着栏杆,背对湖水,在乌云下拍照。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戴着白色遮阳帽,套着白色袖套,推着自行车走上桥头。她手里拿着一把竹片夹子,自行车后座绑着一个塞满了饮料瓶的蛇皮袋,前面车篓里,是刚捡的几个瓶子,还躺着一个拳头形状的塑料充气玩具,印着海绵宝宝愉快的笑脸。

遮阳帽没有为她挡住夏天的太阳。白色帽檐下,是一张被晒黑的脸,抿着嘴唇,面容平静,我觉得可以用“娴静”这个词来形容,娴淑而平静。她或许是个爱看书的人,或许天生有这一种气质。或许是家乡的山水,莳弄的庄稼,棉花开的淡雅的花,青绿的禾,把她养成这种气质。命运又把她带到这座城市,她手里莳弄的,从庄稼,改成人们丢弃在各处的饮料瓶。她捡过的饮料瓶,大概能堆满一间屋子了吧。这些堆成山的废物,没有完全埋没她的来处。

她推着自行车,走上桥头。远方的晚霞,没有被乌云完全遮掩,有一道红与黑的分界线。

在桥头拍照的人背景里也有这道分界线。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