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七姐

作者:莫道迟

在今日,说“七夕”是一个节日,也已经稍显别扭了。“七夕”已多少年不再作为一个“节日”出现在人们的眼里、心里了。

当我罕有地翻看七月的日历,才发现上面赫然印着“七夕情人节”。我不禁吃了一惊:怎么七夕也叫情人节?在印象中,除了二月十四日的正牌情人节,正月十五日的元宵节也被强行认作中国情人节了,近两年还流行起三月十四日的白色情人节。花样虽多,却从没听说过七夕也是情人节之一。

现在不仅在城市,在乡村也没有多少人过七夕了吧?我似乎从来不将七月初七叫做七夕,虽然“乞巧节”是通称,但从小就把这天叫做“拜七姐”。我想,小时候会拜七姐的,但也到我这一辈为止了。虽然现在在广州还有一个叫珠村的地方,不仅保留这一民俗,还将其发扬光大。但似乎也也只是这条村的专利。

其实我小时候也会拜七姐的。今天有民俗专家说,七月初七是未婚少女的节日。但当年我却是随着奶奶过的。每当到了初七,奶奶便会准备好一套拜七姐的用具,与平常过年节的不同,拜七姐不用准备鸡鸭烧肉等俗物,只是等晚上月亮出来之后,在看得见月亮的地方,供上那套仪具———一套纸制的梳妆盘———点上香烛,奉上三杯清茶,诚心祷告即可。之后,把“梳妆盘”点燃,就算拜完七姐了。往后便会心灵手巧,待嫁之人也会觅得如意郎君。

我第一次跟着奶奶拜七姐,大概是五六岁吧。那时完全不懂何谓心灵手巧,更不知如意郎君为何物,只是看那与平时不同的纸制模型,有梳子、剪刀、镜子、胭脂盒,还有一些辨认不出的东西,顿时眼前一亮,缠着奶奶问长问短。奶奶巴不得这个孙女日后变成大家闺秀,便趁此大好机会,娓娓道来。哪样是做什么的,哪件是七姐的上衣,哪条是裙子,哪双是鞋子……让我一一看仔细了,再谆谆教导女孩子要怎样举止有礼,怎样拿捏针线,甚至日后要寻得好夫婿也巨细无遗。我当然没有那份耐性,只是觉得没有平常的烟熏火燎,倒是一派干净,于是只顾细细打量那些好玩的物品,让她一旁自顾自地说。

不知是否真如民间所说的,拜了七姐会变得心灵手巧,虽然我并不能如祖辈一样做出精细的女红,但基本的刺绣裁剪还能应付一二。家务细活,自从四岁时第一次被奶奶教着洗自己的小手帕开始,也成了生活乐趣之一。唯是那让奶奶至今唠叨不断的终身大事,一直不大动心思。但想起小时候吃饭,碗里总是沾满了饭粒,任谁也没能让我纠正过来。后来奶奶只说了一句:“不把饭粒吃干净,长大以后可是要嫁麻子的!”从此,用过的饭碗光洁如镜。

虽然已多年不过“七夕”,但有时想起,也会随口问奶奶一声:“今年拜七姐吗?”其实她也早已不拜了。只是每当看见我在厨房忙活,她便倚在门旁———一如我小时在灶旁看她做饭———半带惋惜半带责备地说:“还不结婚吗?真是浪费咯!唉!”我总是摆摆手笑道:“好啦好啦,这里烟大,快出去看电视吧!”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