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4

老刘

老刘每天四点半起床,他老伴这个时候还在睡着,老刘瘦,老伴胖,心宽体胖,在她身上并没有发生老年人睡得少的现象,他老伴一觉睡到七八点,不像一般的老太太。 Read more ...

淫雨霏霏YY霏霏

雨从昨晚关灯睡觉时开始下,闷声雷打了一响,闪电闪了两下,雨稳稳当当的下起来,也没关窗户就睡了。很少能够一觉睡到天亮,半醒之间,雨声还是那么不急不慢,潲不进来,心里就安稳了,接着睡。睡得差不多了,还是被细碎的雨声吵醒,看看表,距设定的闹钟还有半小时,关掉闹钟,躺一会儿,想着一下雨路上不好走,早出门一会儿吧,起床,上厕所,刷牙,洗脸,还有剩的南瓜粥,热一热,吃两叶大饼。从阳台看路上,有行人不打伞,于是也不带伞。 Read more ...

出走

作者:陈长生

我想,我们这一拨人怕是最后一批正式的农民了。我们能很轻易的分辨各种的农作物和杂草之间的区别,曾经提着镰刀和夏季不期而至的暴雨抢时间收麦子,在大风张扬的晒场上,手提木锨娴熟的扬麦子,可以轻易知道一亩地到底是多大,知道保墒,知道什么时候该浇地,该打农药。 Read More »

拜七姐

作者:莫道迟

在今日,说“七夕”是一个节日,也已经稍显别扭了。“七夕”已多少年不再作为一个“节日”出现在人们的眼里、心里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