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4

道外

哈尔滨的道外,我知道那里有不少好吃的小馆子, Read More »

易碎的,骄傲着的

—— 十年后,再听朴树的新歌

作者:王胖子

一直喜欢听朴树的歌,记得十年前的那张生如夏花,曾经翻来覆去地听,因为我喜欢。因为我喜欢听着一个平实的男声在耳边或急或缓地唱着。不是声嘶力竭的急,不是怒火中烧的急,不是漠然置身事外的缓。有一种从容,我们很难把握。事实上,我们很难把握急缓。 Read More »

二十五年一碗面

杏子园是一家大名鼎鼎的小餐厅,只摆得下七八张桌子,有方桌,有大圆桌,大家都凑着一张桌子吃。好在都是来吃面的,吃刀削面。也有点了菜的,焦溜丸子,闷酥鱼,肘子,牛肉,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Read more ...

歌手

雨下起来了,等车的人站到过街天桥底下。天桥上,有人跑了起来,一个穿白裙子的,拿包儿遮头的姑娘,下天桥的时候崴了一脚。幸好鞋底不是太高。噼噼啪啪的雨点,看样来势不小。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