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的规矩

女神复出,听说网上一放出票五分钟内销售一空。本来我对买到票也不抱太大希望,想着到时候去剧院门口碰碰运气。

提前半小时来到剧院。剧院门前的广场,入口的廊下,凡是手里攥着票的,问了几个,都是从业人士。看来为了今天的演出,他们也加大了人力投入,并且统一价格,可以打八折,已往的半价票别想。我站到一边,不再多问,心想再等等,别显得非要看这一场。黄牛的票,不会是原价在窗口买的,虽说是名家的演出,毕竟是传统戏曲,到不了炒票的地步。他们手里的票,都是回收来的,其中有不少内部赠票,他们有自己的渠道。

戏要开演了,门口等候的人越来越少,散布在门前各处的黄牛在大厅门口碰头,把钱交给一个留平头的瘦子。他们手里还有票,门口还有人想进去看,这些观众,和我一样,想等开场后黄牛放松底价。

门厅东边的廊柱下,三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其中一位手里拿着票,正面看反面看,他的伙伴也把头凑过来,“再便宜点?”黄牛把票夺过去,交给点钱的瘦子,又回身跟三个学生说:“这还是我跟你们讲情讲下的价,别看了,看不了。”他摆摆手,三个学生笑嘻嘻的,还不走。

门厅西边的廊柱,倚着一个戴眼镜的矮个儿男人,他背着手,手心贴在柱子上,柱子凉凉的,看起来他的心境也凉凉的,就淡然笑着,看别人讨价还价。一位女士,谈了两三回,也没成交,没办法,从钱夹里拎出两张一百的,直喊你们少赚点不行啊。急匆匆过来两个人,没怎么谈,买走了两张包厢的票。钱又交回到瘦子手里。

瘦子穿一件夹克,敞着怀,贴身穿一件紧身T恤,他本来就够瘦了,脖子上戴一条金链。他在我面前点钱,点完在手上把票子甩得啪啪响,问我:“缺钱不?要不我给你叫辆车打车回去?”这是开玩笑嘲笑人了,我说:“行啊,那多不好意思。”大家一笑。

一个黄牛朝倚着柱子的戴眼镜的男人招了招手,眼镜走过来,那黄牛跟点钱的瘦子说了句什么,瘦子抽出一张票给他,他过来把票给眼镜,他们没讲价,眼镜掏出五十块,拿了票,赶紧进了场,脚步这才显出着急。刚才我出一百块也没买到票,问还有五十的吗,瘦子说:“五十不卖给你。”“为什么?”“你跟他不一样,你们不是一样的人。你要经常在我这买票,我也卖给你。”我说:“你们这也有VIP啊。”拿票给眼镜的黄牛在旁边说:“他明天就要离开北京了。”

开场时间已过去半小时,我知道今天的正戏前面还有垫戏,名角还没出场,其实我的票已经有着落了。刚才有个人过来悄声跟我说他有票,多买的票,人还没来,让我再等十分钟,约好一会儿他进场,我跟着进场,不在黄牛跟前交易。我想看看黄牛到底清不清仓。

瘦子吆喝:“还有人看吗?嘿,想等便宜的别等了,撕了也不卖。你们等吧!”刷刷刷,他把手里的一张票撕了,一撕四半儿。转给我票的那人冲我使了个眼色,我们前后脚进了大厅,上了电梯,外面黄牛还在吆喝,还在继续撕票。

舞台上,一折刚结束,要上台的是一位青年演员,字幕打出指导老师,是名角的名字,一阵掌声。这是《六月雪》的一折。我有点走神,想那位五十块买到票的“眼镜”,他现在也在剧场的某处坐着,他跟黄牛常打交道?他明天要离开这个城市,今天跟黄牛也道了别?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