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娥奶奶

仙娥奶奶和我母亲岁数差不多,比我母亲还小几岁,叫她奶奶,是按照辈份叫的。但是我们又不是一个姓氏,她夫家姓肖,是我们村的外来姓,我家姓蒋,不知道这辈份是怎么排的,反正几辈人就这么排,像一个姓的。她家跟我家在一个胡同,中间错隔着一户,她家门朝西,我家门朝东,她和我母亲是谈得来的好朋友。

仙娥奶奶是一个爱笑的人,遇见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未说话,脸上就笑意盈盈了。她中等身材,几十年来留着同一种发型,我们当地叫“剪发头”,侧分的短发发型,在她年轻的时候可能流行这种发型,一辈子也没变。

她的丈夫,在人们看来是个没有能力的人,婚后好几年没有子女。人长得高高大大,力气也有,一人能撂倒一头猪。以前过年的时候,他在自家的东院开屠坊,和他的堂兄弟几个人杀猪卖肉。东院原本是他兄弟的,后来他兄弟当工人去了外省,这样他家就有两个院子,东院西院连成一个院,住着他们两口子。他家院子地面少有的平整,平整得像麦场一样。

他们后来,可能是收养来的一个女儿,叫云儿。孩子收养来以后,如迷信的说法,又“带来”一个孩子,仙娥奶奶又生了一个女儿。云儿是个智力发育不太正常的孩子,村里人也不避讳,都叫她“傻云”。在我看来只是有些痴罢了,她喜欢把手指头噙在嘴里,爱流口水。从小也没上学识字,在她妹妹出生以后,也会帮着看孩子,常抱着妹妹在胡同口玩儿。云儿不到二十岁嫁了人。

两个女儿都出嫁了,两口子也没啥再操心的,男人有时候出门打打零工,他早就不杀猪了。仙娥奶奶爱吃咸鱼,她从集上买来小咸鱼,回来在炉子上干靠(火靠),她有的是时间,靠(火靠)得焦黄焦脆,她当瓜子,白嘴吃,也不嫌咸。

前几天,我母亲来北京玩了几天,我做饭,做了一盘咸鱼,晒干的咸鱼装在盘子里,洒上姜丝、黄酒,上屉蒸熟。母亲嫌咸,跟我说,你仙娥奶奶最好吃咸鱼。

你仙娥奶奶现在可苦了。母亲把一片咸鱼泡在粥里,聊起仙娥奶奶家里的事。

嫁出去的云儿,男人不要她了,现在吃住在娘家。那个男人以前家里穷,长得又丑,娶不上媳妇,才娶了云儿。云儿给他生了一个女儿,现在都十岁了,不像她妈,孩子长得漂亮,学习还好。那男的这几年在城里包工,挣了钱,听说在城里又娶了一个,不回家,也不给云儿留吃的,小孩跟她爷爷奶奶吃,就留下云儿一个人在家,没吃没穿。你仙娥奶奶怕把她饿死了,咋办,只能把云儿接回娘家。

仙娥奶奶去接云儿,跟外孙女说:妮儿,跟我回家呗,跟你妈一块回俺家过。那孩子说:我不去。

仙娥奶奶说:你咋不去,你小时候我恁疼你。孩子说:你家不是俺家。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极客志:

    或许这才是所谓的 独立博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