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4

忆太和小吃

作者:湄若非

我老家太和,皖北小城,有民一百八十余万,据传历史悠久,始于春秋鹿上。小吃众多,奇怪的是,自从02年离家以来,大大小小的城市去过不少,想的念的还是他乡遍寻不到的家乡小吃。 Read More »

克洛泽出现的早上

早晨五点钟,德国队与加纳队刚结束一场比赛。克洛泽在第六十八分钟上场,一分钟后摄像机把镜头对准他,奔跑,前空翻,勾拳。窗外天已透亮了。夜里下过雨,树和地还湿着,楼下的流浪猫在草坪里嗖嗖跑过。以往看完三点这场比赛,我会再睡一个小时,克洛泽的前空翻把我的困意打翻,不如出门去紫园吃豆腐脑牛肉包子。 Read more ...

黄牛的规矩

女神复出,听说网上一放出票五分钟内销售一空。本来我对买到票也不抱太大希望,想着到时候去剧院门口碰碰运气。 Read more ...

仙娥奶奶

仙娥奶奶和我母亲岁数差不多,比我母亲还小几岁,叫她奶奶,是按照辈份叫的。但是我们又不是一个姓氏,她夫家姓肖,是我们村的外来姓,我家姓蒋,不知道这辈份是怎么排的,反正几辈人就这么排,像一个姓的。她家跟我家在一个胡同,中间错隔着一户,她家门朝西,我家门朝东,她和我母亲是谈得来的好朋友。 Read more ...

作作有芒

09年的照片,从墙外搬运,2014芒种日重新发布三张 Read more ...

鸡蛋粉皮儿,鸭蛋咸鱼儿

现在正是麦季,今年我家没种一棵麦子。这对我们这个农民家庭来说,可能是几辈子一来的头一遭。原因有二,一,去年秋天我们当地干旱,收罢秋,一直不能下犁,二,我家旁边的地种了树苗,影响到我家的地,种粮食也收不好。霜降过了,不能再等了,大家想办法浇了地,我家没浇,想着开春种棉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