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酒

作者:朱子风

事酒之名,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听到过了。学龄之前我一直在外祖父母家中生活,外祖父是长安县滦镇人,外祖母娘家则是在相距不远的东大。那时候每到逢年过节就会和他们一起回乡下老家去。在长安县并入西安成为长安区之前,从西安城区到长安乡镇的交通远不如现在方便,我还记得当时要先乘车到西安的黄雁村,然后再转乘开往滦镇鸭池口的长途中巴才能到外祖父老家所在的内苑村。

长安的农村过节实际上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更多的只是为散居各处的亲人们提供一个见面机会,大家聊聊近来的生活。内苑村的老屋是外祖父的弟弟在居住,主人家按例要招待大家两顿饭,上午一顿臊子面,下午一顿酒菜。待到下午吃酒菜时,酒量好的便喝白酒,酒量差一些便喝事酒和稠酒。

那时年纪小,只记得乳白色浓稠的是稠酒,而黄褐色的则是事酒。对大人们的方言听得也不是很真切,稠酒往往是在外面买来带包装的,因而我知道是“稠”字;事酒则是村中买来散装的,既无包装又无标签,只听他们说那是“si”酒(si读去声),而不知其所以然。自己也曾暗自琢磨过,看这酒颜色黄褐浑浊,倒与那风干的柿子颜色类似,莫不是同柿子醋一样,是用柿子酿成的酒?直到年纪大些,也开始能小酌几杯了,再回长安县时又见到这酒,询问之下才得知不是柿子的柿而是红白喜事的事,所谓事酒,顾名思义正是过事时喝的酒,也就是各种红事白事、年节假日里所饮用的。

既然谈到了,那也不妨说一说这稠酒。与流行区域大致相同的事酒相比,稠酒的名气就要大得多了。稠酒是用糯米发酵而成的一种低度米酒,色白而黏稠,口味倒与南方的酒酿之类有些相似,有时还在酿造时佐以黄桂,称为黄桂稠酒。除了直接饮用外,也常有加热之后再喝的,据说滋味更佳。如今西安及周边都有不少稠酒生产厂家,更有精包装作为礼品销售的。

事酒就远没有如此体面了。上溯起来,这事酒的来历要比稠酒体面得多,《周礼•天官酒正》中有“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日昔酒,三曰清酒”的说法,据黄现璠的解读,这里的事酒便是指有事之时喝的酒,那时的事酒虽与现在不同,可类似的说法确实是亘古有之。虽说旧时事酒与稠酒都是农村自家制作、用以款待亲朋的,但时至今日,事酒仍然是家庭作坊式的手工酿造,往往是各家各户拿个旧油桶打上一桶提将回去,而稠酒却早已拥有了生产流水线了。对西安的“城里人”而言,知道稠酒的不少,听说过事酒的便寥寥无几了。而事酒的制作技术也由原来的乡下家家都会做,萎缩到一个村子只有几家能做了。前些年曾经看到华商报的一篇报道,其中提到由于酿造事酒费时费力且利润不高,因此现在愿意做的人确实不多。其实这也难怪,既然是有事时才会喝的酒,总不能指望它像人们天天都在饮用的啤酒饮料一样畅销吧。就此便认为事酒的酿造工艺会逐步萎缩甚至最终失传,那也难免有些杞人忧天了。据我所知,事酒在长安和户县的农村还是很有市场的。户县的事酒虽与长安的有些区别,但也都是大同小异。在户县乡镇的饭馆里吃饭,也常常有倒上一杯事酒佐餐的。据说秦镇有一家的事酒远近闻名,逢年过节一次能沽出几百甚至上千桶。后来听周至的同学讲到他们那边也有喝事酒的习惯,可见事酒在关中农村还是占有一席之地的。

溯本正源之后,该说说这事酒本身了。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事酒的酿造过程,但多少也有所耳闻,系用曲米加特制酒曲酿成。米自然是就地取材,选用长安、户县左近水田所产稻米,酒曲则有大酒曲、小酒曲之分,是以小麦为主料发酵制成,而各家事酒之所以滋味不尽相同,全然在这酒曲中的配料的选用,其中除了各色调味料,还有加入中草药者,据说配料有达到二三十种的。若是自家酿造自家享用也就罢了,若是为了开垆售卖,配方往往便成了不传之秘。据户县县志记载,户县县城内原有许多酒坊,多开设于商号后院,辟有甬道,直通大街,门悬酒旗,以招来客。酒坊卖酒,也兼卖曲。据说清末民初时,一个酒坊每逢集日便可卖酒曲二三十斤、卖酒一个醅(一瓮6斗米)。除过卖曲、卖酒,酒坊还代客做菜。来客自带菜材料,酒坊代为烹饪,只收火费、调料钱。酒坊鼎盛时期,多达8家。民国后期渐次衰落,临近49年时只剩三、四家。49年之后转由县酿造厂统一生产,在农村,自酿的传统则一直延续下来。

在酿造结束之后,还要“筛酒”,实际就是把酒液中的固体杂质沉淀过滤掉,之后才可以作为成品饮用。不知是现在工艺比较粗糙,还是以手工工具确实难以过滤彻底,我所喝过的事酒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杂质沉淀,无非是些曲米、麦粒、秸秆之类,沉淀之后倒也不影响饮用。成品事酒呈黄褐色,较一般的黄酒颜色为深,闻起来除了酒精味之外还略带些酸味。事酒酒精度不高,大概也就十五度上下,入口之后并没有很辛辣的酒精味,更多的是粮食的香味。后味则是酸中带甜,这是酿造过程中产生的酸味与调味时加入的糖中和的结果。

事酒虽说度数不高,然而后劲却不小。记得曾有一次春节回內苑,下午吃饭时多喝了几杯,结果在回程的车上便面红耳赤头晕目眩,回家之后更是倒头便睡,竟是如同喝多了白酒一般。从此以后对这事酒我也再不敢小觑,只是有时啤酒喝到索然无味时,偶尔会想起,此时若是能来上一杯事酒,岂不美哉快哉?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