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人事件

村东有高速路出口,上下高速的大车小车,出村进村的自行车电动车,在一个路面上走,没有护栏,也没有红绿灯。出村走路西,靠边走就行,回村要从路东横穿到路西。

我爹在离家不远的一家食品厂值班看大门,上一天一夜,歇一天一夜,坐早晨第一班公交去,坐早晨第一班公交回。我知道他是极小心的,有一次我从火车站打车,顺路到厂子接他一块回家,进村的时候,他跟司机说,慢点,慢点,这个点儿最容易出事,下来的车都开了一夜了。但我还是跟母亲说,让她常常叮嘱父亲,下班回来穿马路一定要小心。我问母亲,村口出过事吗?

母亲说,会没有吗?我就赶上一回,没敢跟你们说。那是几年前了,咱家养着几头羊,我去村东给羊割草,自行车后座绑了一袋子草,天也快黑了。我看南边北边都没车,刚骑过去,一辆小轿车从北边开过来,我想快点骑过去,谁知那车也想从我前头绕过去,眼看着过来,吓得我一下子冲到了路边的草地里,人和车子都摔倒了。从车上下来两个年轻孩,吓得也不得了,我起来,拍拍身上,说没事。一个小孩一个劲地跟我说,有事吗阿姨,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吧,我说没事,你们走吧,两个小孩一个劲地感谢。给我扶起来车子,车子也没事儿,我骑上车子回家了。

我说,你应该去检查检查,摔伤了有时候不一定能马上发现。

母亲说,没撞上,那两个年轻孩也吓得不轻。你知道解放他爹吗?那个老爷爷,有一回下地搂叶子,拉着个车子,装了一车叶子回来,一下被一辆车刮到沟里了。车也停下了,庄上几个人都过去了,老爷爷起来,说不用去医院,解放也没啥意见,他堂哥红军过来一看,不愿意,非要让人拉着去医院检查,让人家赔了好几千。回来我碰见那个老爷爷,问他有事吗,他说能有啥事,你看看,一点事没有,胳膊腿都能活动,为啥要人家的钱,这事传出去多丢人,在咱庄上让人家咋看我!都是红军不愿意。

母亲说,你看红军,现在啥样,吃也不能吃,走也不能走,天天滴溜着口水,到哪都得拎着马扎子,六十来岁,半身不遂了。天看着哩。

她又告诉我一件我爹遇到的事。这事过去有十多年了,那时我爹在城里做小生意,当小老板,骑着一辆蓝色铃木100摩托车,冬天穿着皮衣皮裤,到城西的镇上去要帐。我在来北京前,还在家里上学的时候,也干过要帐这事,开着那辆金城摩托,肯定比我爹开得快,到了赊货的客户家里,人家看我小,跟我嬉皮笑脸,请我喝羊肉汤吃包子,不提还钱。我是非要到不可的,也是占着当晚辈的好处,跟人家死缠烂磨。所以对于要帐这项业务,我也是有一定经验的。记得有一次,男主人不在家,只有媳妇在家,到午饭时候了,她拿出两个鸡蛋,炒了一个青椒炒蛋,让我吃,她在一边坐在板凳上,陪着我,也不说话。屋子里阴暗破旧,院子里一头猪睡死在猪圈的泥窝里。遇见这样不吭声的,我也没主意,吃完青椒炒蛋就回去了。

还是说我爹那次去要帐。他骑着骑着,轰隆一声撞上了,才知道出事了。客户都是老朋友,招待他喝酒,喝多了,骑着骑着竟然睡着了。睁开眼一看,摩托车压在一辆自行车上,一个妇女摔倒在一旁,那女人自己爬起来,说:“你看你这个人,喝恁些,还开嘞。”她把我爹的摩托车拉起来,扶起自己的自行车,拍拍车座子,骑上走了。我爹回来跟我娘说:“今天遇见神了。”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M:

    看你故事感觉就像在家样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