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4

亮燈

文/莫道迟

孩童睡覺,大多愛亮著燈,尤其是獨睡一房的,不點燈便無法入睡。

我的童年並不具備獨睡的條件,讀書前尚與父母同臥一床,只是父親做的床極大、極寬敞。後來,父親遷居一板之隔的外室,睡“晚行朝拆”的炕床,被褥床鋪也搬進搬出,被我與母親嘲笑“像新娘子搬嫁妝”。

老西關的居住環境,大多如此。家家是苦中作樂,自得其趣。 Read More »

祭二爷

二爷爷,我爷的亲兄弟,享年84,跟我爷活了一样的年纪。 Read more ...

老吴家的女儿

早晨七八点钟,立交桥上乌泱泱,都是车。临路的居民楼,没一扇窗户开着。楼下有一个地铁站,车在这里从地下驶上地面,栅栏后有一辆车停站。 Read more ...

事酒

作者:朱子风

事酒之名,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听到过了。学龄之前我一直在外祖父母家中生活,外祖父是长安县滦镇人,外祖母娘家则是在相距不远的东大。那时候每到逢年过节就会和他们一起回乡下老家去。在长安县并入西安成为长安区之前,从西安城区到长安乡镇的交通远不如现在方便,我还记得当时要先乘车到西安的黄雁村,然后再转乘开往滦镇鸭池口的长途中巴才能到外祖父老家所在的内苑村。 Read More »

撞人事件

村东有高速路出口,上下高速的大车小车,出村进村的自行车电动车,在一个路面上走,没有护栏,也没有红绿灯。出村走路西,靠边走就行,回村要从路东横穿到路西。 Read more ...

有麦蚕的立夏

女朋友,对,我俩还没领证儿。她特别在意立夏这个节气,二十四个节气,立春、清明、秋分、冬至,她都不会提,只记住要过这一个。也没准儿是在手机日历上提前做了提醒。 Read more ...

蹭车的逻辑

“刷卡!”

“说你呢,卡没刷上。”

“再刷!”

刷卡器没响声。

“投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