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曹光裕:学来的号子(一)

民歌笔记第六十六期

本节目由魏小石主持、制作。5:50处曲目为 四川人民广播电台川江号子节目片段,由匡天齐提供、魏小石转制;其余选段均为曹光裕提供的表演片段。

第一次知道曹光裕这个名字,是在2011年和朱中庆的合作之初。提起重庆嘉陵江地区唱号子的人,不外乎就是这样几个名字——陈邦贵、吴秀兰、曹光裕…… 其中,曹光裕是最年轻的一个。走进曹光裕的家,一个堆着吉他、键盘、话筒的小舞台角落,代表着主人的音乐热情;一台装有着简易录音设备的电脑,昭示着这是一位来自新时代的音乐人,和我以往见过的号子老者不同。

多数人会问这样的问题:一个没有生活在木船时代的年轻人,如何唱号子?

曹光裕的答案是:虽然自己工作的时候已经没有木船,但是类似的生活体验是有的。曹光裕学习号子的过程,发生在他作为轮渡公司职员的时候。川江地区早年的木船货运业务,后来都被划归到一个个货运公司中,“重庆轮渡公司” 便是其中的一家。这种情况下,唱号子,居然当初是由公司方面的考量而发的:

“1987年,[陈邦贵]从法国阿维尼翁[艺术节]回来,那是改革开放初期,单位领导觉得这个东西在国外都打响了,一定是个好东西。”

“内定了,必须跟他(陈邦贵)学。”

--曹光裕

曹光裕和师傅陈邦贵的师徒关系,在川江号子领域并不常见——因为号子和戏剧等等艺术不同,传统上并没有师徒关系(至少是对于唱、表演的方面)。不过,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盛行的今天,拜师和收徒,人们还会乐此不疲。

对很多人来说,号子是已经逝去的劳作文化,是相对抽象的;大多数人没有见识过这种的劳动场景,更不用说有生活体验。虽然中国有着《黄河船夫曲》、《嘉陵江号子》这样舞台作品,但人们对号子的印象仍然是模糊的、缺乏感情色彩的(官方会赋予号子很多意识形态,但和眼下的时代并无太多对比)。此时,曹光裕给出了一种激烈的理解方式,如他所说,号子是 “一个精神,一种气质”,和现在的泛娱乐化音乐有所不同。

或许,这种解释和曹光裕的实践者身份相关吧,是属于他自己尊严的 “与时俱进”。

头图:曹光裕(右一站立者)和陈邦贵(白色头巾者)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