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忙

有人捡了杨树上掉的毛毛虫,做收集,名为“自然收集物”。有人说,这有什么好收集的,每年开春落一地,挂在树上看着也怪恶心的。不然,毛毛虫也是四季变化的一种物候呢,能把自然现象收集起来,可不是一般的收藏。

我想起来早春杨树的毛毛虫,不都是看起来那么招人烦的,我小时候吃过杨花。

在它还没长到像毛毛虫那样的时候,忘了我们的方言叫它什么,忘了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只记得掐头去尾,剥去粗壳,可以直接吃。

天地之间光秃秃的时候,我们那没有腊梅花,没有迎春花,不仔细看也看不到柳枝已吐芽,一群小孩子,望着杨树上长出的骨朵,听说可以吃,更多是好奇。四肢发达的小孩,抱着树就上去了,骑在枝丫间,自己先尝了鲜,又折断树枝,扔给树下翘首以待的小伙伴。懂得人类要善于利用工具的小孩,拿来绑有钩子的竹竿,那是再晚一段时间钩榆钱钩槐花用的。还有一些小孩,是老子庄子的后人,天生逸民,他们不喜欢上下折腾,在地上捡一个,尝一尝就好了。

在网上搜索“可以吃的毛毛虫”,有的人说可以包包子吃,有的人说可以炸炸糕吃!有济南的网友告诉我,济南把这个叫做“无事忙”,每年开春,可不是只有小孩才稀罕这个,大爷大妈们提着篮子去收集,回来摘一摘,淘一淘,剁一剁,加韭菜虾仁,包大包子。

我觉得“无事忙”这个名字很有意思,为什么叫它无事忙?还编了歌谣唱道:“无事忙,无事忙,掉下来,哭一场。”大观园里的贾宝玉,薛宝钗叫他“无事忙”,妹妹们的各种事他总要操心的。最后他可真落了个“掉下来,哭一场。”

我们村子里也有一些“无事忙”,不能跟“闲忙”的公子哥儿比,他们是“穷忙”,有事无事总要做点事。大家都在树下乘凉喝茶,问他:“二爷去忙啥呢,坐下歇会儿。”

“我去把那些玉米秆拉回来。”

“沿生,去忙啥嘞?”

“我去给二妮家送把笤帚。”

“元永,去忙啥嘞?”

“我去扎个篱笆。”

“子现,去忙啥勒?”

“我去把那点榆叶收起来,喂羊。”

他们总是闲不住的,可一年到头手里总是紧巴巴的,手里越紧,越坐不住,一辈子就这样无事忙,也没攒下什么。

———————-

音频:济南话说“无事忙”网友sansan在新加坡友情提供。

配图来自山西灵丘贴吧dtlilac

能吃的杨树花序,是图上这种红色的,常见的黑色的大白杨花序不能吃。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nokia2100:

    sansan的济南话听上去是「五十梦」。。
    笤帚、篱笆,还有尼龙捆扎扁带编制的篓篓(提篮),我爷爷在的时候会做这些活儿,我爹也会,但没他爹做的好。高中时正月廿九村里赶会,班主任白海生还让我给捎一对篱笆回去。老家房后就是杨树和榆树,得空了写一下。

  2. dadishang:

    你说的篱笆是啥?一对?我的篱笆是篱笆墙。

  3. nokia2100:

    我指的是柳编箩筐。「扎个篱笆」,感觉和菜地里扎架梢(细长竹竿)差不多。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