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拐弯

淡是个痴人。谁说什么都信。

天上云能开花,水里月会打滚,彩虹散了就落进土里变成宝贝,乌云是伤心人沾饱了泪水的手帕子……这些他都信。

有人借钱,哪怕只打过个照面,他也借。人家不还,他也不主动要。有几个号称是他朋友的,平日不走动,却专挑他家大荤大肉的时候来,喝得东倒西歪,连个漂亮话都不说。

淡呢,就坐在边上,瞧着他们胡吹乱侃,不掺和,就是笑。

淡就是爱看人高兴。花开了,他觉得花高兴,他也跟着高兴。花谢了,他觉得风高兴,就跟着风高兴。雪雨风霜,春夏秋冬,他觉得万物都有各自的心眼儿,为着蝇头小利斗来斗去,谁都有道理,谁都没道理,却造出个大千世界,怎能不叫人高兴。

淡是痴了些,可不傻,也能省得那些人是来占便宜,把他当傻子欺。

他也恨,想学精明些,可又学不会。普天下竟找不出一件值得他费心算计的东西,也叫他分不清真假。

那日来了个和尚,往水井里扔了两颗黑石子儿,叫他守着,说满月挂中天的时候就能长出水晶藤,片片叶子叮叮当当,听了这曲子保管你忘记一切烦忧。

淡问了,这到底是什么法术?大师笑吟吟,不是法术,是慧种,是这世间真心所化。

淡等啊等,直等到第二天日挂中天了,井里还是一团乌。

悻悻然回了家一看,好家伙,屋子都叫人搬空了,这才反过味儿来,和尚是个假的。

淡难受,委屈,看什么都想哭。邻居还以为他舍不得财,谢天谢地说若经此一劫能变回常人,娶妻生子过日子,也算没白吃这亏。

不料,淡干脆弃了家,抱了卷席子,住到那井边去了。他不死心,若有三分是真呢?

月亏月盈,寒来暑往,淡在井边等啊等,等到他自己都忘了在等什么的时候,渐渐地,竟真把那忧愁也给忘了。

讲这故事的人,问我听明白了没有?

我想了半天,也不知回答什么好。

南雁北归,脚下的河也解了封。大大小小的冰块,有的就地融了,有的还跟着往东流。

两人立在桥上,呆呆看了一会儿。肚子饿起来,便一同吃面去了。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