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文/panran

今天跟旧友聊天,回忆起来这么一件事儿。

大学的时候有个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有天喝多了,借着酒劲儿跟我讲了一个秘密。那个秘密,无非是情伤,现在想来确实没什么新奇,但当时却是震撼的不得了。好像18岁的我们,不应该经历过那么复杂、难以介怀、忧伤愁苦的爱。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虽然中学六年我也谈了一两个男朋友,喜欢过一个人,但在18岁的时候,我总觉得未来是光明美好、“一切皆有可能”的,忘不掉的人总有一天会忘掉,兴许还会遇上更好而更可爱的人儿。

她讲完故事,说,你不要告诉别人啊。

我就随口应了下来,嗯。

虽然听上去我是那么漫不经心,但心里正在实打实的发着毒誓。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是矛盾,无足轻重的事情上,多愁善感的要死,到了关键的爱恨情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表面上平平静静,心里已经天崩地裂沧海桑田到第三场。

总之,不知道她是不是把我的承诺当真了,我是把她的故事当成一个沉甸甸的秘密,放在了心里。但我怎么可能不为她保密呢?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的,我们俩坐在深夜的烤串店最靠里的那个角落,面前是吃了一桌的钎子,和尚未解决的三瓶青岛,门外是湿漉漉的夏夜的空气,和一群北京大汉们热火朝天的生活。她的眼睛也是湿漉漉的,浸着陈年的情事,闪闪发光的像个小动物。

那一瞬间北京大汉们的吃喝玩乐,门外的车水马龙,全部退成了背景音。

我坐在十九岁的夏夜里,听她给我讲她的故事。

所以我怎么可能会向第三个人转述她的故事?又怎么转述得了?

但到了四年后,毕业散伙饭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秘密并不只我一人知道。大约还有另外的两人,也是当时要好的朋友。虽然当时大家也是处于一种酒到酣处、互诉衷肠的状态,但听到他们俩在众人面前交换她的故事时,我还是挺生气的。

即便是当时众人都在该划拳的划拳,该唱歌的唱歌,该抱头痛哭的抱头痛哭,未必能听到角落里正在发生的两人对话。

现在想想,大约她告诉我她的故事时,就没想过让我保密。只不过我自己太当真了,一直把它放在心里,藏起来。

这种事情其实很常见,有时候甚至可以当成一种利器让众人替自己传播一些正面或负面的小道消息。这是真的,你叫一个不怎么熟的女人替你保密,就几乎是等于叫她赶快告诉她的密友。而一个宅男想迅速赢得公司美女们的芳心,最行之有力的一句话也是:“诶你知道吗!我听说……”

年少的时候交换秘密好像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兴许是年少的我们还没有脱离青春期的阴影,敏感而脆弱,常常为了丁点儿大的小事儿而觉得颜面尽失。秘密的交换总需要酒精或特殊的氛围,有时候明明俩人只是普通的好朋友,但因为某夜你睡不着的时候她也醒着,不知所谓的聊了一整夜,临到天边泛鱼肚白的时候,有一人就会伤感而自持的说:“我跟你说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

到了二十多岁,人人练得一副老皮老脸,去咖啡店坐一下午就能交换年少时两三夜不睡当量的故事。

秘密的保守除了需要听者有一副好的操守,还需要俩人至少是“交心”这种级别以上的朋友,而且秘密也得是重量级的。虽然常有人要求我“你不要告诉别人”,但很多时候听到的都是类似于“昨天我吃鱼吃出了一只寄居蟹”这类猎奇小故事,以至于我听完也就忘了……==

因为我的坏记忆力,后来常常被朋友拽去做情感垃圾站。临到末了,往往也被要求交换自己的故事,但我的故事实在是乏善足陈,被逼到无处可去时,只好说:“你看过西游记吗?里面有些让我痛足十余年的故事……”

关于这些故事,我们下次再说。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panran:

    嗷怎么看都觉得写太烂……哭了

  2. 编辑:

    编辑情何以堪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