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猫

四只猫
(小德)

跑步结束,从公园西南角的小门出园,经过一土丘,白桦笔立,荒草遍地,于是踏入草地,沿坡而上。四下无人,余辉落在坡顶,一个白色物体向坡上缓缓移动。驻足一看,一只白猫。在它上头,几只喜鹊捡拾草籽。

喜鹊在树下,像人一样踱着步。

白猫投入地工作,未发现背后有人。我也不打算坏了它的好事。

它能捉到一只鸟吃?

白猫贴伏在地,爪子藏在身下,尾巴也不知藏哪去了,圆脑袋一动不动,悄悄向喜鹊接近。它慢走几步,停下,快走几步,停下。四只喜鹊,飞走一只。它把脑袋又收了收,剩下三只喜鹊继续低头啄食。

离目标大概还有五米,猫停下来。

这一停,足有三分钟。

我都没耐心了。

此时,脚踩响落叶,就能打破平静,结束一场狩猎。从阴险、老道的劫匪的枪眼下,拯救一只将要蒙难的鸟。

一只喜鹊拍拍翅膀,飞到一边的树上。

它行动了,弹身而起,朝着离得最远的两只,扑过去。

惊起两只鸟。

猫滚倒在草地上,抱头打滚,甩头撕咬。

我走近几步,想看得清楚一些。

它手里——什么鸟都没有。

小德在球场失利,怒摔球拍。猎人错失目标,恨恨地把手里的枪摔在地上。这只猫,难道因失手,怒摔自己的头?

它恢复平静,走向一株树冠层叠的雪松。

(我跟过去。雪松的伞盖下,凸起一块黄黄的土墩儿。仔细看了,蹲着一只猫,连眼珠子都跟身上一样黄。

还有两只猫。藏起来了。)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